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地中海霸主 > 第十七章 两种误点
    11月29日,孔蒂尼和安东尼奥踏上了去法兰克福的火车,路上有一个小插曲非常有意思。

    孔蒂尼最初并不知道火车开车的时间,当知道火车预定开车时间还有10分钟且自己距离火车站仍有15分钟路程时他有些傻眼,再加上检票什么的,怎么可能来得及。不过安东尼奥一点也不着急,给他们开车的司机同样也不着急,依然还是这个节奏。

    “快点,我们要迟到了。”

    “少爷不必着急,肯定不会的……”司机洛克转过头来用无比幽默的口气说道,“在我印象中罗马站的火车几乎就没准点发过。”

    “但父亲不是去亲自抓准点率了么?”

    “是的,老爷今天恰好在火车站坐镇。”

    “那还做不到准点?”

    “不会,站长知道我们买了这趟火车的车票,不管准点不准点,至少我们到之前他不会发车的!”

    好吧,孔蒂尼顿时哑口无言:一面是身为交通大臣的父亲亲力亲为抓准点率,一面是交通大臣公子的自己不到就不发车的特权,想想也真是醉了,意大利人果然还是这么可爱!

    “这么做,不会干扰父亲的工作吧?如果外界知道明着抓准点率的交通大臣因为给自己儿子误火车而开后门,舆论一定不会放过攻讦的机会。”

    “不不不,少爷,您不知道情况的复杂,我和老爷在火车站蹲点了一天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洛克兴致勃勃地说道,“因为管理、技术、运营造成误点只是一部分原因,充其量就推迟15-20分钟,关键是各种各样的电话打到站长室和调度室要求他们延迟发车才是误点真正的罪魁祸首。”

    洛克讲述的情形让孔蒂尼目瞪口呆:老齐亚诺第一天到车站调度室现场蹲点,结果有17个电话打来要求推迟火车发车的时间,什么报社记者、某贵族夫人、某局长的千金、某市长朋友的儿子等等不一而足,理由千奇百怪,什么睡过头,在开会,还在吃饭,要化装各种各样令人喷饭的理由。

    结果那一天站长不敢造次,因为大臣阁下盯着,只好命令所有班次完成技术准备后发车,结果那些打了电话的达官贵人甚至连达官贵人的边也挨不着,勉强算得上结识达官贵人的乘客们最后因为没赶上车而来站长室咆哮,惹得老齐亚诺大发雷霆,最后这批人一看大臣在此,多少也不敢造次,只好悻悻然走了。

    “所以大人给误点取了两个名字:第一种叫技术误点;第二种叫电话误点……技术误点一般是15-20分钟,最多不超过半小时,电话误点就不一定了,最多一次误了4小时,说是因为某位大人要把喜剧看完了才来坐火车,于是一列车乘客全在那里等。”

    孔蒂尼狂汗不已,他终于明白老齐亚诺那天说“问题是找准了,可处理起来很难办,管理难度远远超过想象,我得亲自去坐镇”这句话的意思了,不可抗力只占了小半因素,大多数时候都是人为在干扰。

    “现在是怎么处理的?”

    果然,孔蒂尼上车时已过了正常开车时间10分钟,车站工作人员们还在慢悠悠检票,乘客们在慢吞吞上车,丝毫没有紧迫感,安东尼奥和孔蒂尼从也容不迫地找到了自己所乘坐的头等车厢,一晃又10分钟过去了,列车依然没有丝毫开动的迹象,等得不耐烦的孔蒂尼招来列车长:“怎么回事?技术误点时间也过了吧?刚才不是说我们到了就发车么?”

    如果是一般人问这种问题,保管连列车长的面都见不到,但现在大臣公子出声,列车长可不敢怠慢,一边陪着笑脸,一边宽慰孔蒂尼:“阁下不要着急,我马上去问!”

    不过很快孔蒂尼就知道不用问了,因为老齐亚诺陪着一个人向自己所在的车厢走过来,后面还跟着火车站站长、副站长等一大堆人。

    “加莱,这位是航空大臣杜黑阁下,这次他也去德国。”

    “很荣幸见到您,杜黑叔叔。”孔蒂尼连忙道,“我拜读过您的著作《制空权》,这可真是空军学说理论的奠基石啊,有空的话,我能不能请教您几个问题啊……”

    杜黑一边伸手和孔蒂尼握手,一边对老齐亚诺哈哈一笑:“令公子果然有点意思,不愧是能在罗马城闯出名头的政治新星啊,那篇《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大作可比我的书传播广泛多了……”

    “年轻人瞎胡闹罢了,您可要多敲打敲打他,免得他不知天高地厚。”

    开车之前,老齐亚诺特意把孔蒂尼叫下来交代:“杜黑先生是很有学问的人物,现在又担当航空大臣,你要虚心请教;去德国考察企业时也要认真调查、深入学习,千万不要在迎来送往中迷失方向,将来你如果要从政,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品质。”

    “是!父亲,我记下了。”孔蒂尼点点头,他明白老齐亚诺特意介绍杜黑给自己认识的用意——这是一个父亲在竭尽全力提前帮孩子培养从政道路的阶梯。

    “去德国搞投机不要贪心,差不多就可以收手了;如果情况发生反转,安东尼奥的人会帮你控制损失,千万不要孤注一掷……有什么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