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年长者的义务 > 第171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外面,宴会还在进行,烤肉的香味还在一股一股的钻进来,宫肆等人却已经转移阵地坐在了屋里。

    他们现在在长老——“疤”的家,疤喊出那个名字之后,他冷静了下来,和族人们一起吃肉、饮酒之后,过了一会儿便向他们提出了邀请。

    他请宫肆等人到他的家里坐坐,当然,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其实是想邀溪流过去坐坐。

    此刻坐在这里的不止有宫肆一行人,亚登和族长也在,还有两名看起来就在部落里德高望重的成员,再加上长老疤,这里就没有其他人了。

    长老的房子从外面看起来和其他人的房子没什么不同,不过进去之后却显得宽敞些,因为这里面的房间都被打通了,除了大厅以外就是旁边角落门后的小房间,除此之外再没有分开其他的房间了。

    他们现在就坐在长老家外面的厅里,这里没有多余的家具,地上直接铺着一张大大的毯子,房屋央有个地炉,此刻那炉子里放着碳,炭火烧得很旺,屋子里很暖和,因为有这炉炭火,屋子里也没有点灯,就靠炉火的光照明。

    和亚登充满生活气息的家不同,这里没有多余的东西,地上铺着毯子,然后墙上也挂满了毯子,有大有小,颜色不一,仔细看就会发现编法也不太一样,显然是不同的人编织出来的。

    “这是族里的女人们送我的,所有的女孩,从亚登的阿婆到刚刚学会编织的阿萨,她们的作品全都挂在这里。”虽然眼皮又厚又长盖住了眼帘,然而疤显然可以看到东西,注意到宫肆和溪流在观察墙上的挂毯,他随即介绍道。

    自己猜的大概没错,宫肆心里想着,视线重新迎上老者,他索性直接开门见山:“您好,请问您刚刚喊的那个名字……是谁?我的使用者溪流和他长得很像吗?”

    这年头器和使用者都是捆绑在一起的命运共同体,他提问就相当于溪流提问,没有任何区别。

    宫肆问完便看向了亚登,他以为自己和老者之间大概还需要个翻译,不想亚登正要开口,老者忽然开口了:

    “厄……是一个我很尊重的人的名字,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他是如同我兄长一般的存在,在很多部落的人还很蒙昧,生活在一片混沌之,被淘金者们驱赶着到处寻找新的栖息地的时候,他出现了,带着我们保全了自己的明,学会了冶炼,学会了各种植物的不同作用,带着我们找到了安全的地方繁衍生息,得以在这片土地上继续生存下来。”

    虽然不太流利,然而他说的却是通用语没错!大陆外的通用语!

    宫肆还好,亚登脸上却明显有惊讶——显然,之前他是不知道自家部落的长老懂外面的语言的。

    “这种外面的话,也是他交给我的,为了可以把部落里找到的东西卖出去,也是为了可以向外面的人买东西,我们必须学会外面人讲的话,厄自己出去学的,然后学了什么,当天就把学会的东西教给我们。”

    亚登的嘴张了张,不过他的翻译工作倒也没结束,旁边的族长和另外两名部落族人是不懂通用语的,他还是得给他们当翻译。

    忽略亚登和他们之间的窃窃私语不提,疤和宫肆等人继续说话了。

    他的脸冲着溪流和宫肆的方向,虽然宫肆和溪流就坐在一起,可是他明显感觉对方的视线是落在溪流脸上的,他在认真打量溪流,脸上露出一丝怀念,也就是这丝怀念,加上之前他讲述的话,宫肆这才勉强放心:一开始对方喊那个名字时的表情可严肃的很,再加上那个名字……末法给他翻译了一下,怎么听,那个名字都不吉利啊!

    “我真的很像那个人吗?嗯……那个厄?”溪流微笑着迎视对方的打量,念到“厄”这个字的时候,他还用了本地语,也就是溪流了,记忆好语言天赋又出色,只听了一遍就能把这个发音念得很本地人一样。

    然后,疤脸上的神情又恍惚了一下。

    “仔细看,你们的长相其实并不太一样,只是头发的颜色一样,眼睛并不太像,鼻子也不太一样……我看了一会儿,本以为是我看错了,可是你一笑,我又觉得你们几乎一模一样,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很像了。”慢慢说着,疤从溪流的五官挨个打量下来,摇摇头,又点了点。

    “呃,我的头发是染的,本来的头发是黑色,和他一样。”溪流说着,指了指旁边的宫肆。

    疤愣了愣:“如果是黑头发,那你们看起来大概就会更不一样点,不过,也可能是时间过去太久,我太久没有见他,才会错认吧?仔细算一算,他已经离开十多年了……”

    老人长长叹息了一声。

    然而,就是这声叹息——

    听到老人话里的十多年,宫肆猛地转头看向了溪流,与此同时,溪流也愣住了。

    这个时候,好像也由不得自己隐瞒了呢,如果什么也不说的话,那个名叫疤的老者八成就会挥挥让他们离开了,虽然对自己的父亲是谁一点兴也没有,可是都到这个时候了,总觉得不了解一下也……蛮吃亏的?

    脑瞬间交战了一下,溪流迅速盘算了一下,然后向前伸出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