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年长者的义务 > 第166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找对了打开销路的方法,加上宫肆炼制的东西确实不错,渐渐地,他的生意便挺不错了,非但饿不死自己了,还渐渐赚了一小钱,虽然称不上很多,然而也不少,不再是一开始一穷二白的状态。

    而这个时候,溪流也不再摆摊了,摊子一收,每天或者在宫肆旁边看书,或者和大头出去散步,每天固定去集市上溜一圈,溪流再次恢复了原本优雅的生活。

    溪流很惬意,倒是大头似乎习惯了摆摊的日子,一朝无事做,颇有些不知所措,好在溪流自有转移它注意力的方法。

    宫肆也算是琢磨出味道来了,大概溪流一开始就觉得他那样干巴巴摆摊不行,那样的摆摊方法大概只适用于大伯这种程度,他现在显然还差很多,溪流没有直说,而是用自己摆摊需要烧烤架为由,这才让他在现场垒了个炉子,又现场炼器,这才招徕了第一生意。

    看着溪流悠悠闲闲又去外面溜达的背影,宫肆摇了摇头,这个家伙啊,真是委婉。

    不过即使如今赚钱多了,宫肆依然每天老老实实的坐在原地打铁,并没有出去乱转。他心里一直牢记这是大伯给他的任务来着,忍住外面的诱惑,每天不断打铁,倾听顾客的要求,观察市场的需求,这大抵也是一名铁匠必须的修炼。

    何况坐在这里打铁其实并不无聊。

    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客人过来找他买东西,这些客人的性格各自不同,有的人安静,有的人则爱说话,有人付好定金就会一走了之,有的则愿意一直坐在旁边守着,而在这段时间里,总有人闲着没事儿干,愿意和宫肆说说自己的冒险故事。

    宫肆自然是个不太爱说话的人,好在这些客人往往也不是需要一个比自己更健谈的对象,他们就是想要倾诉一下而已。

    但凡喜欢聊天的人,往往口才都不错,姑且不论真假,他们口叙述的冒险故事可谓是惊险纷呈,有那口才特别出色的,往往说着说着还能把路边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宫肆的摊位旁平白无故围了一大圈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宫肆这边在卖多厉害的东西,围过来才知道原来是在这边听故事。

    当然,大部分路人都是听一耳朵就走了,倒是有人似乎特别欣赏这些故事。宫肆就发现,他的摊位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小客人,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每天不知何时就猫过来了,有人讲故事他就在旁边安静地听,没人讲故事也没离开,就在附近转悠,他似乎对宫肆摊位上的东西很感兴,不过不敢摸也不敢问,总之,宫肆没有听他和自己说过一句话。

    宫肆也没见过他的长相,因为他的脖子上戴着一条花围巾,那围巾很大,还把他的头包起来了,就像戴着一个兜帽一样,常人完全没法看清他的长相。然而头和脖子盖得严严实实,男孩的上半身却是光着的,露着平坦的小胸脯,宫肆这才能知道对方是男的。

    上身没有衣物,下身则是一条最普通的长裤,仔细看就会觉得,那裤子的布料和一般人身上穿的布料好像不太一样,设计也不太一样,至于脚下,男孩就穿了一双草编的拖鞋,十个脚趾头大喇喇翘在外面。

    也就是因为他每天都过来在这边待好半天,宫肆这才将他观察地如此仔细,换做其他人大概不会在意这样一个孩子,毕竟这地方哪儿的人都有,一个大斗篷将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有的是,奇装异服的人也不少,对方这样的并不起眼。

    知道对方是个小孩子还是因为宫肆弟弟多,对方的个子其实并不算矮了,说是个矮个子成年人有的人也信,可是这细细脚的样子,外加一些小动作,有个分别处于各个年龄段的弟弟的宫肆一眼就知道,对方的年纪怕是不会太大。

    和纯爷们儿的气质稍微有点出入的是宫肆是个细心人,也大概是因为从小就照顾弟弟的缘故,宫肆实际上是个很细心的人,比一般的男人细致的多,加上理科好,平时就喜欢观察规律,他还很快摸出了小男孩的出没规律:比如对方一般在上午十点左右出现,然后基本上就在他这边扎根了,他也不太乱跑,虽然偶尔也会去其他地方逛一逛,不过没多久就又会回来,然后继续在宫肆这边晃来晃去,一直晃到下午四点半才离开。

    对方尤其喜欢看他制作菜刀,能够原地蹲很久,然后就像前面说的,既不摸也不问,宫肆一开始还以为是那些客人讲述的各种故事吸引了男孩,现在又不敢保证了,保不齐对方更被自己的菜刀吸引?

    而对方不摸也不问的原因,没过多久宫肆也依稀猜出来了:因为囊羞涩吧?

    小男孩似乎是没钱的,他虽然在集市上会逛一逛,然而却从没在这里买过任何东西,就连午吃饭也是,这里卖食物的摊位很多,然而男孩每到午就会去丛林的方向,出人意料,他是位优秀的猎,用自制的弹弓就可以射下来空的飞鸟,然后就在河边烤了吃。宫肆之所以知道这个,还是因为有一次对方救了幸运,没错,就是幸运,有一次给卖木炭的摊主送信的时候,对方刚好在丛林里伐木,幸运就一路奔着林子跑过去了,伙食好又能吃,幸运长得肥嘟嘟的,偏偏它又是一只雏鸟,偏偏还不会飞,这不,一进树林就被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