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年长者的义务 >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晕晕乎乎的, 宫肆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四分五裂了, 好像飘在空一样,他在空不断收捡着自己的身体部分, 直到他找到最重要的头颅,这才感觉灵魂瞬间入身。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迎头就看到了笑眯眯的溪流。

    这幅景色太熟悉, 一瞬间他差点以为自己现在在学校的游泳池旁、躺椅上, 他和溪流每天吃午饭的地方。

    他经常不小心睡着, 每次溪流叫醒他的时候, 就老是这样居高临下笑眯眯看着他。

    “你走开。”习惯性的说出这句话,撑着地面爬起来的时候, 掌下柔软的触感告诉了他, 这里不是他以为的学校。

    环顾四周,他这才发现自己正睡在一张大床上, 周围是一个大的不可思议的房间,米白色的寝具和墙壁,木色的地板,床边的地板上还铺着雪白的毛皮,一道精美的刺绣屏风遮挡住了房间的另一半, 他向右边望去——

    那里是一面大窗。

    光是窗棂就非常精美, 窗外是修剪的极为精致的园林小景, 天空还飘着小雪……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 就像一副静止的画。

    记忆瞬间回笼, 想到自己昏过去前发生了什么, 宫肆纵身一跃, 猛地将溪流按在了床上!

    “敲尼玛!你对老子做了什么?什么「契成」,你不是使用者吗?和普通人签什么契?!”掐着溪流的脖子使劲摇,宫肆一脸狰狞。

    任由宫肆晃悠,直到宫肆无力的趴在他胸口喘粗气,溪流这才开口:

    “这件事我也很意外,能发生这种事只能说明你根本不是普通人啊!”

    “你骗人!”单指向宫肆,溪流先控诉了。

    “如果早知道你是器,别人根本不会让你进那个房间,我也更不会让你帮忙!定契的紧要关头,你还自己抓住我的,这可是定契的关键动作,结果咱俩就签约了嘛。”

    “我是器?”听到他这么说,宫肆一愣:“怎么可能!18岁之前学校的体检每年都有测试这一项,我从来没有被提示检测出使用者或者器的潜质。”

    “我怎么知道哦~你要不是器怎么能和使用者签约?”

    “你不但陪着阿吉一点点适应了我的能量信息,还陪他泡了十二小时的温泉,光是这样也就算了,偏偏你们两人之间、你对我的能量信息接受度居然比阿吉还要高!

    定契的时候,阿吉对我的能量信息尚且还有排斥表现,你却没有任何反抗,能量信息没有反抗也就算了,你的人也不反抗!还主动把按过来,我那时候动不了,整个人就是等待签约的状态,你的一过来,可不就这么签约了吗?”

    说完,溪流还叹了口气。

    他没有明摆着说自己的委屈,可是听他说完,任谁都会觉得:他好像还真的挺无辜的?!

    宫肆仔细回忆了一下定契仪式当时发生的事,好像……当时还真的是自己没站稳,跌下去抓住溪流的双的?他本来只是身体不稳想找东西撑一下的,结果——

    一颗硕大的冷汗在宫肆脑门上成型了。

    难道是他干扰了溪流和阿吉的定契仪式?

    从结果而言,就是他夺走了阿吉的使用者,而且还同时夺走了溪流的器?

    经过这段时间的折腾,宫肆也算是对使用者和器的世界有了一些了解,他很快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我去哪儿给阿吉再找一个有钱有势又快挂掉的老头子统治者?”

    然后瞅瞅溪流,他觉得问题更大了:“天!我是什么等级的器?你不是快挂了吗?我能满

    足你的需求吗?”

    溪流就虚弱地冲他笑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倒是房间里传来另一道声音。

    “还不知道,就等你醒来做测试了。”是谢姓老者的声音,顺着声音看过去,宫肆这才发现他不知何时站在了左侧的屏风旁,里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还有一颗……球?

    白色的,看起来像某种合金或者塑料制成的球体,宫肆一下子想到了秋夏学校测试能力值的仪器,不过这颗球可比那个测试仪小得多。

    “您的年龄已经超过十八岁了,历史上虽然没有记载,其实亦有几名超过十八岁觉醒的器,

    本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受到强大使用者的激发,体内相关基因被激发忽然觉醒,不过无一例外全是品级近乎于未入流的废器。在这种情况下,您超过宫四吉先生的可能性不超过0000001%。定级在c以下的可能性高大99999999%。

    不过既然您已经是老爷的另一半,为了老爷今后的治疗,我们还是必须了解一下您的能力值。”谢姓老者耷拉着脸皮道。

    虽然他的语气还是冰冷,不过宫肆还是注意到了他对自己用语的细微变化——他对自己称呼为“您”了。

    “另一半什么的……不要说这么引人误会的话。”宫肆抹了抹身上的鸡皮疙瘩,然后一把松开了溪流,眼瞅着自己把他的领口捏得皱皱巴巴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