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墨王追妻之二嫁倾心 > 第233章二月二,龙抬头
    慕榕知道亲娘这关不好过,虽然表面上松口同意,但内心肯定还有些疑虑。

    毕竟墨王是何等人物,翻手云覆手雨,光是手中的龙武军,就足够让所有皇子心存忌惮,绝不可能等闲视之。

    要是重蹈墨景熙的覆辙,可不是义绝那么简单。

    慕榕不敢有所隐瞒,老老实实地交代了跟墨云霄相识相知的前因后果。

    当然,避重就轻的省去了夜探敌营、杀人放火的情节。

    萧媛定定的注视着女儿,良久,才缓缓说道,“榕榕,妳才刚离开四王府,凤仪宫那位的态度妳也看见了,安全起见,还是得小心低调,莫要让人逮着机会兴风作浪。”

    如果她猜想得没错,只怕头一个跳出来阻挠的就是皇后娘娘。

    后头还有多少潜伏的隐忧,她暂时不想拿来吓唬女儿。

    只要是榕榕真心所爱,她便相护到底,如此而已。

    慕榕连连点头,“娘,女儿知道。”

    她跟墨云霄都是这样想的,不过他主要是担心慕家成为众矢之的,还有慕榕会遭受到不必要的攻击,才打算先征求慕家二老的同意,再低调的来往。

    若是两人过从甚密的事被传扬出去,那也无妨,他墨云霄心仪之人,又何须受半点委屈?

    萧媛微微颔首,不愧是墨王,果真思虑周密,傻闺女没想到的,人家都一一考虑好了。

    这么一来二去,虽然担忧未减,但是对准女婿的满意度又蹭蹭的往上涨了不少。

    “娘,妳给我说说他小时候的事吧。”慕榕好奇的撒娇。

    其实最暸解墨云霄往事的人是慕老爹,但问他的话等于自讨苦吃,谁知道读书人会鬼扯出什么匪夷所思的答案来?

    这种看人品的问题,主要还是得问亲娘才准。

    萧媛愣了愣,眉心微蹙,似乎有些沉浸在过往的回忆,好半天才回过神。

    慕榕疑惑地问道,“娘,妳怎么了?”

    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萧媛站在白马寺的偏殿外,那感慨良多的模样。

    这样心事重重的娘亲看起来有点陌生,似乎有什么悬而未解的忧思,不像平常那样优雅淡定。

    萧媛轻轻一笑,摸摸女儿的小脑袋瓜,安抚道,“没什么,只是回忆起从前,有些出神罢了。”

    “云霄小时候的事啊...”她微微叹息,“这妳还真考倒我了,我所知道的并不多,不过还是可以给妳讲讲的。”

    萧媛捋捋思绪,娓娓道来。

    原来墨云霄的生母,是先帝最宠爱的一个妃子,封号云妃,据说她才貌双全,个性又温柔,能歌善舞,几乎是集世间所有美好光环于一身的女人。

    不过她的来历成谜,有人说她是某个大臣献给先帝的女人,也有一说是先帝某次微服出巡,在一个山谷落难,遇见了云妃,惊为天人。

    两情相悦之下,不顾当时皇后的反对,将来路不明的她带回了京城。

    总之云妃入宫以后,荣宠不断,羡煞了诸多嫔妃。在帝王专宠之下,很快就有了身孕。

    不过自古红颜多薄命,像她那样耀眼的女人,在后宫注定前路坎坷。

    在她临盆的那天,据说有人买通产婆,在蔘汤里下了剧毒。

    她原本就难产,生死一线,拼着全身的气力生下墨云霄,喝了口产婆准备的蔘汤,当场香消玉殒,连儿子的第一面都没见着。

    至于背后是谁下的毒手,不得而知,只知道那一晚,许多伺候云妃的宫人都被一一发落,下场如何恐怕也不难想像。

    先帝迟迟难以忘怀宠妃之殇,未免稚子孤苦无依,便将云霄交给当时的皇后,也就是如今的太后抚养。

    这也是为什么云霄跟墨天骐虽然相差了二十来岁,却感情甚笃,与其说是兄弟,更像是情同父子。

    许多宫中的老人都还记得,云霄自小天赋聪颖,墨天骐虽贵为东宫太子,仍时常亲自教他读书识字,对这个年幼的弟弟疼爱有加。

    没过多久,先帝就突然驾崩,传位给当时已被立为太子的墨天麒。

    当时墨天麒封了王府妃嫔位份,几个年幼的皇子也都交由国子监、翰林院去教导启蒙,唯独墨云霄依旧养在仁寿宫。

    墨天骐疼这个弟弟,简直比疼自己的儿子还上心,不仅延请慕太师亲自教导,还有意把他培养成左右手。

    直到云霄十二岁那年,慕太师奉先帝遗命,在朝堂上当众宣读遗旨,敕封墨云霄为墨王,众人才真正认识了这个被养在深宫的少年。

    据说当时外敌进犯,墨云霄接过遗旨,转身就请缨上战场杀敌,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放着好好的王爷不当,偏要离开皇宫,奔赴生死一瞬的沙场。

    墨天骐自然不允,但向来不插手朝政的太后却主动为墨云霄撑腰。

    好男儿志在四方,墨云霄身为先帝最小的儿子,文才武略双全,既然先帝对他有信心,墨天骐又何须阻拦?

    墨云霄初上战场,不知多少人等着看好戏,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