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墨王追妻之二嫁倾心 > 第38章莫不是个仙人
    慕榕惊讶的睁开眼,“你说什么?”

    她还活着?

    小脸迸发出劫后余生的喜悦,“我没死?我真的没死!”她高兴得差点喜极而泣,搂着云霄又跳又叫。

    这种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在最后关头捡回小命的感觉真棒哪!老天果然待她不薄,她果然是个命大的祸害啊哈哈哈哈!

    云霄冷眼看着她发疯似的大笑,嘴角微抽,“有我在,妳死不了。”

    这女人发起狠来毫不留情,手刃贼人面不改色,还敢嚣张跋扈的羞辱皇子,方才却害怕自己会活活摔死?

    是不信任他的轻功呢,还是惊吓过度吓傻了?

    慕榕猛然回神,双臂僵在空中,意识到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

    身为一个已婚妇女,她竟然以树袋熊的姿态紧紧抱着云霄不放...

    妈呀!如此对待一个屡次对她施以援手的良家美男,要是连累了他一起浸猪笼怎么办?

    慕榕慌张地松开手,脚步踉跄地往后退,讪讪的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有点恐高哇啊啊啊啊...”

    没注意到身后是倾斜的屋顶,她踩空了一步,身子摇摇欲坠,双手张开不停地挥舞,吓得心脏都要蹦出咽喉。

    不过预期中的高空自由落体并没有发生,云霄长臂一伸,迅速将她拉回身边,不忘疑惑地问道,“恐高是何意?”

    慕榕惊魂未定,脑子根本没在转,脱口而出道,“就是一种心理恐惧,高处不胜寒啊,你没听过吗?”

    说完才惊觉自己有多蠢,他轻功绝顶,有可能恐高吗?

    “想必你没这个困扰。”慕榕没好气地说道,偷眼望向四周,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下次要进行这种高危险运动,麻烦先通知一声,这是基本礼貌知道不?”

    任谁发现自己正在好几米高的楼顶,退一步就粉身碎骨,应该都会吓得魂不附体吧?

    慕榕为了证明自己只是一时失控,平时并不这么怂,便潇洒地推开云霄的手,眯眼远眺,“我一般来说是很冷静的,刚刚纯属意外,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哈。”

    只是站在高耸的屋顶上,双腿都不自觉的有点颤抖。

    等了片刻,回答她的却只有无尽的风声,慕榕疑惑地转头一看,顿时慌了,哪里还有云霄的人影?

    “喂!云霄!你是不是男人啊?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是啥意思?”慕榕对着空气大喊,气得握紧拳头,恨不得揍死自己。

    没办法,就算云霄在眼前,她也打不过。

    这屋顶目测至少有三层楼高,难不成她要在这里等到天亮?

    一阵风吹过,慕榕一阵头晕目眩,吓得她赶紧蹲下来抱着头,眼眶很不争气地蓄满泪水。

    “混帐东西!识相点就给我滚出来!”她满怀怒气,声音却越来越微弱。

    就不应该一时兴起跟着他走,说穿了他们也不熟,谁知道他竟然是这种喜欢把人丢在屋顶的变态啊?

    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外表高山雪莲,实际上都是用坏水灌溉出来的吧?简直有毒!

    “该死的臭男人...”眼泪不争气地流下,她到底得多蠢才能让自己陷进这种困境啊?

    云霄迎风立在檐角,默默注视着缩成一团的女人,远远的都能感受到她怨气冲天。

    本来想让她骂个尽兴,但隐约听到小姑娘对他祖宗十八代的问候,不知道再放任她发泄下去,会听到什么不堪入耳的话?

    他又听她断断续续的念叨半晌,才幽幽开口,“骂够了没?渴不渴?”

    慕榕倏地抬起头,小脸还挂着成串儿的泪珠,浑然忘记上一秒还在问候他全家,满眼惊疑不定,“你去哪儿了?”

    氤氲双眸透着湿润的水泽,委屈至极,却又美得令人心惊。

    直到这一刻,云霄才发现她看着胆大,个性要强不服输,但说穿了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也会使小性子,害怕被丢下。

    他心头一悸,旋即皱起眉,刻意忽略那异样的感受。

    “妳太吵了,拿点吃的堵上嘴。”云霄闲庭信步的走过走到她身前,优雅的姿态说多气人有多气人。

    同样是在屋顶上,他衣带飘飘宛如谪仙,她却抱头痛哭有如乌龟,这种不在一条水平线上的差距,慕榕再不甘心,也只能识相点。

    “原来是这样啊,我误会你了。”慕榕一抹泪水,乐呵呵的说道。

    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奔着当个俊杰,总比在屋顶上待到过年好。

    姑娘翻脸跟翻书一样快,云霄早就见怪不怪,袍子一撩坐在她身旁,顺手铺开拽在怀里的包袱,变戏法似的把油纸包的四色小点心塞到她手中。

    桂花定胜糕、翡翠如意卷、藕粉糕、脆皮菠萝球,有甜有咸,热乎的吃食捧在手心传来暖暖的温度。

    慕榕惊讶地说不出话,刚刚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他去哪整来这些食物?这莫不是个仙人来着?

    “兄弟,你真是太有才了,长得帅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