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心空 > 第21章 021姐姐
    小时候的洛芽儿比现在就要讨人喜爱多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王家村没有一个人敢信小时候的她与现在的她是同一个人。

    洛芽儿刚搬来王家村的时候还很小。那是一个冬日,她穿着一身厚厚的白袄,背着一个大包,在姐姐背上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咋一看人家还以为是姐姐背了个雪球。

    姐姐比她只大一点点,这一点点也就是比她高些壮些,当然也更聪明些。

    村民说,她们从前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家。

    她们衣服虽已破旧,但看得出做工精致,材料上佳,花纹繁复,格式新颖。她姐姐随身带了一块玉佩,说是护身符,一般不予人看见,但见过的都说这玉佩价值不菲。

    她们长得水灵,说话有江南口音,软糯香甜。的茧是新磨出来的,说话间也带着大户人家特有的绉绉与繁琐的礼仪。

    她们带来的东西也都是些细软,很快便在村安置下来。

    村里刚开始没人愿意与她们搭话,她们姐妹平时也不出门,尤其是洛芽儿,十天半月也见不着人影。

    但很快,她们大概是意识到只出不进存活不了多久,姐妹二人便开始在村卖薄饼。

    那时的姐姐还要踩着凳子才能够得着灶台,做得不多,这种不经饿味道也不出众的食物在村并不受欢迎,卖得很差。但好歹通过这么一家店,她们与村里人沟通上了。

    到底是两个甜美可人的小姑娘,有人想收养她们做为自家女儿,她们不肯。有人说要让她们当童养媳,她们也不愿。她们只是卖她们的饼,哪怕卖得并不好。

    村里人人都以为她们随时面临关门的薄饼店不能养活她们,可她们这家店在村里开了很多年。

    薄饼店的开了半年,洛婆婆加入了她们。

    洛婆婆自然是不姓洛的,每当别人问起,她都说自己是村南洛家的,别人便都叫她洛婆婆了。

    洛婆婆很热心,那时她的身体还很硬朗,哪家需要帮忙,叫她一声,她便笑呵呵的去了。有人路过他们店,洛婆婆也会热心的打招呼,见谁家家境困难,便会送去她们家特有的薄饼。

    人们是从洛婆婆开始认识洛芽儿姐妹的。

    姐姐在村民愿意接触她们之后,也渐渐敞开心扉,同龄的小姑娘们也很愿意与她做朋友。

    而真正的认识洛芽儿,是在村里出事时。

    村贫瘠,大多数人家仅够得上温饱,若收成不好,便会成为无米可吃的一类。

    王家村四面环山,官府管不到这,也懒得管,一来费劲,二来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把全村上下翻个遍,得来的钱两还不够他们买两件绫罗绸缎的新衣服。

    也正因为他们的贫瘠和封闭,他们四百人处成了一家人,洛婆婆与姐姐是成功加入了这个家庭的,而洛芽儿则要复杂一点。

    洛芽儿的心像是冻住的,无论别人给出多少热情,或者给出多少恶意,在她那里都能化为一股打在棉花上的力。

    那时洛芽儿在王家村过的第二个秋天。

    那年是个丰收年,十多年来都没有的丰收。村民都很高兴,在村找了个宽阔的地方摆酒庆祝。

    就在宴席当晚,村里着了火。

    大部分人的房子相隔并不远,最开始有一家烧起来,后来一家连着一家,立在拱桥边的银杏连接了村南村北,整个村子都着了火,火势甚至有蔓延到山上的趋势。

    房子没了可以再建,但绝不能让火烧到山里。那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山。

    当时天干物燥,夜晚也要将人烤熟。村的河水位落了一半,大家又都在离河较远的地方。山若是烧起来,他们是肯定救不了的。没了山,他们只能离开村子逃难,或者等死。

    最后大家把火断在山脚。

    房子和粮食全都没有了。

    老天爷开了一个太过分的玩笑,在他们笑得最灿烂的时候给了他们致命一击。

    村民各自拿出存在山地窖里的食物,那都是第二年作种子用的。又用联建了个仅有四壁的大屋子,所有人都搬了进去,依靠这些,他们可以勉强撑一段时间。再去别的村子找熟人救济,还有山里的野菜,开春了便有救了。

    那年的冬天是前所未有的冷,把他们困在了大屋子里,破破烂烂的薄被子挡不住刺骨的寒意,大多数人发着高烧。

    总会有人是熬不过这个冬天的。

    也总会有人找到出路的。

    洛芽儿平日里缩在她姐姐怀里不言语,眼里好像总含着泪,圆圆的脸好像一掐便能掐出水来。当她看着你的时候,只消一眼,心都化了。

    她是在一个雪夜离开的。

    姐姐急疯了,见人就问,见缝便找,未见她踪影。

    再回来,她穿一身雪白,背一个大包,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如她来时那样。

    她一个人,趟着堆得比她还高的雪,去邻近的城镇把药和食物背了回来。

    归来她仍是个沉默的孩子,在姐姐怀里缩着,不动,不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