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心空 > 第11章 011药师
    堕不忘总感觉这一个夜晚比往常要长很多。

    明月高悬,点缀几颗发着微光的星。泰县无一人点灯,却亮如白昼。后半夜下起了雪,新雪在月下愈发煞白,朗朗月色与飘雪形成一种诡异的景象。

    好冷。

    月星辰打了个寒噤,把头埋进被子里。

    不远处,洛芽儿坐在落了雪的黑瓦上,朱红的眼睛与周围的纯白格格不入。

    黑紫薇树上,有不少花苞迎着雪绽放,将树枝上的雪推下去许多。

    街上有一前一后两个黑影穿过,一个健步如飞,一个跌跌撞撞。

    “嘭!”

    门猛的被推开,靠在门边休息的徐捕快霎时拔出刀对准闯进来的人。

    一个全身上下无论怎么看都像江湖骗子的白胡子老头出现在门口,一只撑在墙上喘着粗气。

    “唉呀!是你们吧?”

    好容易把气顺了过来,白胡子老头哑着嗓子。

    徐捕头没反应过来他在讲什么,刀也没收。

    另一个跑在白胡子老头后面的人在客栈门口没刹住,直直地往他刀上撞。

    徐捕头忙转了个身,再回头时刀已收入鞘。

    若非亲眼所见,徐捕头不敢信这狼狈的老人是张县令。

    张县令头发已全白了,脸上爬满了皱纹,那原先充满智慧的眼浑浊了,运筹帷幄的傲气也已经不见了。他的背弯着,脚步也已不稳健。进来好一会儿,裹着被子,仍止不住的咳嗽。

    “原来先生是大人请来救我们的,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先生,先生恕罪。”徐捕头直接往白胡子老人和县令面前一跪,连磕十几个响头。

    不远处装睡的堕不忘眯着一只眼瞧着这边。张县令在他面前以及在泰县百姓面前,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这会儿一反常态让徐捕头这样磕头,这个白胡子老头想来是大有来头。

    这人他是见过的,是帮他治腿的药师。医术高超,但异常难伺候。

    “好了好了,没事没事。”药师摆摆,醉酒般大笑着。

    客栈不大的空间里放了四十几个昏迷不醒的人,安静得可怕,白胡子老头的笑声在这样的环境异常刺耳。

    张县令又咳了两声,用发黄的布满黑斑的双向白胡子老头作揖:“药师,请你救人吧。”

    “好,好。”药师嘴上应着,上还是拿着茶杯,杯盖一下一下拨着浮到液面的茶叶。

    雪又下了厚厚的一层,屋里一豆孤灯落了一朵燃烧着的小花。

    徐捕头跪在地上不敢动一下,张县令好几次欲言又止,青禾睡梦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堕不忘蜷成一团,双眼愈发迷糊。

    堕不忘上下眼皮打架打得最激烈时,终于听到了茶杯慢悠悠放到桌上的一声轻响。

    “堕不忘,堕不忘。”

    叫他的同时扇了他两巴掌。

    堕不忘潜意识里知道打他的人是月星辰,却怎么也睁不开眼,动也不能动,又发不出声音。

    “堕不忘!堕不忘!”

    语气急,有双骨节分明的抓着他的肩膀前后摇晃,指陷进衣服里,被刮擦的皮肤有点痒痒的。

    “这娃没事,慌什么。”

    药师的声音听起来很远,并带着深深的醉意。

    奇怪了,怎么没听到青禾姐姐的声音?

    “药师。”

    月星辰把堕不忘放进薄被子里,看药师的眼神愈发复杂。

    药师背对着窗,窗户不顾屋里着了凉不断咳嗽的孩子们大开着,寒风夹着雪吹进来。窗外,一双红眼睛在雪色亮得吓人。

    有个孩子拉了拉月星辰的衣角:“哥哥,我饿。”

    月星辰把孩子抱到怀里:“乖,雪停了就可以出去找吃的了。”

    天仿佛不会亮。

    堕不忘成了睡着了不醒的人,药师把客栈的酒尝了个遍,醉倒在酒坛子,张县令蜷成一团,不住的咳嗽,徐捕头和其他人不知去了哪,月星辰与稍大点的孩子们疲于应付哭哭闹闹的小孩子们。

    所有能用来取暖的东西都拿出来了,还是远远不够。几盏油灯反反复复被吹灭了又被点起来,翻遍客栈上上下下找不到一点能入口的东西。

    “别!”

    一晃神,有几个孩子去翻堕不忘的外袍。

    月星辰随便扯了床被子把怀里的孩子一裹,转身去拉不听话的那几个。

    走近了月星辰才看到,那些孩子从堕不忘身上翻出了两个馅饼。

    月星辰把饼抢过来:“不问自取是谓窃,得还给他。”

    说着便要将馅饼放回原处。

    油浸透了的两层薄薄的纸,馅饼并没有放多久,但因堕不忘的马虎,其一个压烂了一角。两个馅饼在四十多个孩子间散发着香味,引得他们围着的圈子越缩越小。

    “不要,我饿。”

    离月星辰最近的孩子咬了他一口,月星辰吃痛放了,馅饼让那孩子抢了去。

    四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