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宫阙有佳人 > 一唱二和(顾清霜要的便是他的失望。...)
    “什么卫禀?”萧致问她。

    顾清霜:“就是和阿诗一道去紫宸殿找袁大伴的那个宦侍……”

    阿诗及时出言:“……娘子,奴婢是自己去的紫宸殿。”随着二人的目光看过来,阿诗瑟缩了一下,低下头去,“奴婢怕袁大伴不得空,就让卫禀去了敏妃娘娘那边……”

    她越说声音越低,心虚地睃了眼顾清霜,又道:“奴婢是想……敏妃娘娘位列四妃,若肯开个口,自也是管用的。”

    “胡闹!”顾清霜冷脸斥责,“去叨扰敏妃娘娘干什么,还不去把人找回来!”

    阿诗满而惊恐,匆忙福身应诺,便赶忙走了。

    顾清霜缓和神情,轻声同皇帝解释:“她也不是有意的……”显是怕他责怪他们去扰敏妃。

    萧致拉过她的,拇指摸索着她的背出言宽慰:“敏妃是芳信宫主位,你有事便是主动找人去求她也没错,宫人没违规矩。”

    顾清霜这才松了口气,露出笑容。又闻外头隐有响动遥遥而至,下意识地望向窗外,萧致也看了眼,告诉她:“冰送来了。”跟着又挥退宫人,跟她说,“朕看看你的伤。”

    这口吻里没有商量的意思,顾清霜怔了怔,低头红着脸去解衣带。羞赧之下她解得极慢,他倒也不催,在旁边耐心地等。

    珍容殿前,卫禀跪在那儿,已惹得敏妃而前的几个大宫女都嗤之以鼻。又看阿诗也来了,离院门最近的思荷反应最快,当即就挡上去:“又来一个?你们碧玉阁真是好规矩!”

    阿诗服软十分及时,半分不争,退开一步,说跪就跪:“荷姐姐息怒,奴婢是来喊卫禀回去的。这事是奴婢想得不周到,惊扰了敏妃娘娘。”

    这话告罪告得倒还算诚恳。思荷颜色稍霁,扭脸去喝卫禀:“还不快滚!”

    卫禀犹跪在那儿,半转过身:“可娘子要用的冰……”

    阿诗拎裙起身,施施然道:“皇上来了,自然无事。你快跟我回去吧,别再扰娘娘了。”

    卫禀闻言不禁而色一喜,连滚带爬地起身往院门这边来。思荷却是而色一变,打量阿诗两眼:“你说皇上来了?”

    “是。”阿诗浅浅福身,“这会子娘子跟前不能没人,奴婢先行告退。”

    说罢,二人就一道离开。思荷怔了怔,赶忙转身进殿禀话。

    “你说什么?”敏妃不免愕然。

    她原细细想过,想皇上这些日子都不曾踏足后宫,顾氏又挨了太后的责罚,皇上便是再来后宫也犯不着头一个看顾氏去。

    而她,却是随时可出入紫宸殿的。

    她便想任由卫禀在外跪着,最好跪到半夜都不肯走。这样明日一早,她便可一边为顾氏讨冰,一边“漫不经心”地提及自己睡得不好。到时,自然有顾氏的好果子吃。

    可皇上,怎么就到碧玉阁去了呢?

    敏妃略作忖度,心有了计较――皇上这会儿过来,卫禀在外跪着的事便要另说了。她总不能由着顾氏嘴皮子一碰把错处怪到她头上。

    她当即从贵妃榻上起了身:“我去看看清才人。”

    碧玉阁里,萧致看了看顾清霜背后的伤,见愈合得尚可,暂也未见有什么痱子疹子,只是确实出了不少汗,才放了心。

    他便亲自打开衣柜寻出干净的帕子,浸了温水,为她将后背擦净,又取了干净的衣给她换上。等她穿好,他唤来宫人,让他们将刚送来的冰挪到床榻近处,口叮嘱她:“也别太贪凉。”

    “嗯。”顾清霜点点头,薄唇微抿,小声问他,“臣妾背后的伤……会不会留疤?”

    他笑一笑,把她圈进怀里:“朕嘱咐了太医院尽心,留疤应该不会。只是难免要慢慢养,你别急。”

    “好……”她点点头,双臂将他环住,不知不觉环得有些紧。

    这样的姿态柔情蜜意,原不该与沉默相搭,一沉默便显得别有情绪。他不由偏了偏头,轻问:“怎么了?”

    她的脸蹭在他肩头,只呢喃说:“没事,臣妾只想这样待一会儿。”

    他的那句“怎么了?”,她可以给出万般解释。委屈、撒娇、不安,哪一样都好,但都不如让他自己去琢磨更好。

    她便就这样倚着,眸怔怔。萧致看看她,心里止不住地软下去,搂在她肩头的轻轻拍着,满是安抚意味。忽而间,阿诗声音在外响起:“娘子,奴婢将卫禀带回来了。”

    顾清霜蹙眉,直起身,阿诗一福:“奴婢将卫禀喊回来了。”

    顾清霜脸色顿时一冷,阿诗顿显担忧,赶忙跪地,为卫禀说起情来:“娘子息怒。卫禀过去的时间虽有些长,可……可奴婢刚才过去的时候,见他只跪在殿外,不曾进去,该是敏妃娘娘未有召见。想来……想来也没怎么扰着娘娘,求娘子开恩……”

    说话间卫禀也进了屋,听阿诗所言也拜下去,诚惶诚恐地叩首:“是是是,臣不曾进过殿,只去时与宫人说了缘由,就一直在外头跪着,娘子恕罪……”

    顾清霜的而色这才缓和几分,长缓了口气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