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被迫和哒宰组队之后我方了 > 第42章 结缘(六)
    一朵卷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跟不太正常的东西对上视线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日向逐人盯着墙上看的目光并没有马上转过去,而是佯装看着墙,余光注意着石像的动静。

    石膏头像静静立在沙发旁,眼眸低低垂着,纹丝不动。

    半晌后,日向逐人觉得可能是刚刚幻象的作用还未缓过来,眼花看错了,便偏过头看向石膏头像。

    从他的位置正好看到石膏头像的正面,头像还是个半成品,五官只有个大概,无法判断是男是女,在头像的嘴角下方有一道裂纹,裂纹不宽,隐约能看见里面透露出的颜色,那是一种偏黄的色泽。

    这么盯着半晌也没动静,日向逐人实在挺好奇那裂纹底下的颜色,便决定看个究竟。

    他把头像从地上捧了起来,仰面朝着自己。

    拿到近处看才发现,缝隙四周布满细小的裂纹,一抠就会全部裂开的那种,这是种诱惑,一般人看到这个都会忍不住去抠。

    日向逐人就属于这一般人,他下意识用大拇指去抠,抠完才反应过来,这白色石膏里面不会裹着什么东西吧。

    但他的反应慢了,密密麻麻的裂纹从缝隙从蔓延到整个头像,石膏就像皮皲裂的皮一样开始脱落。

    从嘴角开始,然后是鼻子,眼睛……

    当那双黑洞洞的眼窝与日向逐人对视的时候,日向逐人倒抽了口凉气,尖叫一声把头像整个抛了出去,撒腿就跑。

    头像在他身后哐当一声落了地,他听见了一声‘好痛’,那声音跟引他来,还有木门里传出的声音一模一样。

    木门里的东西出来了?

    日向逐人喘着粗气,背靠着门,嘴里默念着“我是鬼,我是鬼……”

    不管那东西是什么,本质上他们都算同类吧,有什么好怕的呢……

    没什么好怕的才有鬼。

    想起刚刚石膏里的东西,日向逐人的心态绷不住了,石膏裂开后,他看见了里面裹着的人头,人头本来也没什么好怕的,干尸他都见过不是,但那人头太诡异了。

    那头是个女人的头,皮肤偏黄,光滑紧致,红润的嘴唇饱满性感,本应该是张令人赏心悦目的脸,然而,黑洞洞的眼窝里,眼球干涸,蔫成了一团。

    日向逐人发现时,女人干瘪的眼珠子正慢慢转动着,她嘴角微扬,露出阴沉的笑,眼睛里的黑色液体顺着脸颊往下流。

    女人嘴唇微启,日向逐人没等她开口就把她扔了出去。

    这种时候不跑,难道还要秉烛夜谈吗?

    “咚咚咚”门外传来敲击门板的声音,紧接着是女人的清越的声音:“开开门,我是来实现你的愿望的。”

    日向逐人:“……”

    是她智商偏低,还是我看着太好骗,都这情况了,还扯这个谎,鬼信呀。

    过了会儿,外面安静了下来,日向逐人贴着门又站了十来分钟,确定没动静了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了下来。

    刚才为了躲石像,他情急之下开了一楼房间的门,屋里亮着盏壁灯勉强可以看出屋内的模样。

    厚重窗帘遮盖住的窗户前摆着张办公桌,旁边墙上是个占了半个墙壁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看来这应该是书房。

    日向逐人取下壁灯下的蜡烛,蜡烛已经烧了快一半,灯油在烛身留下了一道直线。

    他借着烛光查看了书桌,日向逐人突然发现了件事,这栋别墅很干净,长时间没人住的地方一般都会落满灰尘,带着股霉味,但这栋别墅却没有,可以说一尘不染。

    这个念头在他脑中只停留了一瞬,就被忽略了,因为与线索无关。

    “在发什么呆呢?”太宰治用指尖轻轻碰了下日向逐人的脸,在日向逐人被吓得跑进屋里后,他也跟着进了屋,不过,被跟着的人并不知道就是了。

    日向逐人突然转过脸,茫然地盯着空荡荡的身边,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似乎有人在身边。

    日向逐人撸了把脸,错觉,一定是错觉。

    他随手拉开了个抽屉,里面放着叠黄色密封袋,他拿起其中一个,解开了封口的线圈。

    密封袋里是一叠资料,日向逐人粗略翻了下,都是孩子的资料,有男有女,基本都在15岁以下。

    他又拆了几个,里面的资料大同小异。

    日向逐人开了其它抽屉,其他抽屉里装的都是这种黄色密封袋,满满四大抽屉。

    这家人收集这么多孩子的资料干什么?

    搞慈善

    日向逐人偏了偏头,想起这屋里的东西,搞慈善搞成这样应该不可能。

    查完书桌,日向逐人把蜡烛定在了桌角,转移到了书架前。

    太宰治没有跟着过去,而是看着桌子上孩子们的资料,他发现了资料上的孩子都有个共同点,在身体状况一栏上都写着各种疾病。

    这些孩子都有病。

    而在资料的最末端,有两个签名,一个是家属签名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