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你san值归零了 > 331黄雀在后无限套娃
    首当其冲的是跑在最前面的骑士随从,他心头突然涌现大量丧气,双膝一软便跪在了地上,由于惯性太大,此人就这般跪着滑向痛苦面具佩戴者,同时痛哭大喊:“哎,人间不值得呀活着好没意思。”

    戴上面具的玩家上前抱住对方一同埋头痛哭。

    后面两名随从也没好到哪去,一个抱头痛哭,一个抱着抱头痛哭的人痛哭,并用头撞他肩膀,活像两个刚刚死了爹的孝顺儿子。

    “做人好累,愿来生我能当一只无忧无虑的宠物猪。”

    “对啊,我也是啊,不过我要当狗。”

    场外的贵族们都看傻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两拨人抱在一起痛哭上了。

    节目效果?

    众人用余光偷瞄彭斯,却未从他脸上看到半分喜色。

    两名骑士一番哀嚎,让独眼中年人这个最为淡定的主心骨都受到了些许影响。

    他按下时停怀表的手犹豫了,犹豫为何要这般随意的浪费生命,不过仔细想想,人生都这么丧了,浪费又如何。

    当他按下怀表后,周身数米内的人类意识完全停滞,刚刚还在角力的被一把拉倒,拖拽着滑向使用伸缩长剑的骑士。

    原本独眼中年人会在滑过自己身旁时出手将她击杀,却因为痛苦面具的效果而呆滞在了原地。

    看到这一幕,贵族们又兴奋了起来。

    “哈哈!那个女人死定了。”

    “我刚刚听见彭斯大人和他仆从的对话了,那女人的古遗物最强,这次完蛋了,嘿嘿嘿!”

    “看她被拖拽的样子,和死狗有什么区别。”

    “不过话说回来,那女人胚子不错呀,是我的话肯定养在城堡好好呵护,维克多家的小儿子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居然将这般女子扔上生死擂台。”

    然而意料之外的事情再次发生,独眼中年人按下时停怀表后呆呆站在原地。

    我在干什么?

    活着有何意义?

    有这种想法的我还算活着么?

    涉及哲学领域的问题被一一抛出,占据了他的大脑,也因此逃过一劫,没有被如此轻易的击杀。

    她被直接拖拽出了时停怀表的作用范围,回过神后她双手按地翻身跃起,一个跳劈砍向骑士。

    这个骑士能持有一件古遗物就说明他的实力已经得到了彭斯的认可,不是白给的货。

    他将伸缩长剑收回,抬手格挡住的攻势。

    的劈斩被挡下,一脚踢在骑士胸口,后者被震退几步,他借着拉开的身位再次用伸缩长剑进行突刺。

    用契约胜利之剑格挡,然后迅速前冲,两把长剑边缘接触,划出一道火花。

    骑士嘴角带笑,看到对方此时还能淡然笑出的顿感不妙,缩头收剑回身格挡。

    果然,伸缩长剑不光能自由伸缩,还可以随时掉头,骑士操纵剑刃折返过来从背后偷袭。

    之前没做可能是因为长度到达了极限,也可能是故意留了一手,具体原因不得而知,也没必要过度解读,现在看穿了便好。

    无论这柄伸缩长剑从哪个方向攻击,只要她不被围在中间,能造成伤害的就只有自由改变方向的剑刃前段。

    在招架攻击的同时注意着自己的身型走位,让伸缩长剑无法包围己身。

    骑士有一种自己意图被看穿的感觉,脸颊开始渗出细腻汗珠,他本想调动伸缩长剑包围住,然后加速收缩,直到剑刃像长鞭一样卷住她,结果却始终无法形成包围圈。

    现在已经一步步拉回了身位,失去距离优势伸缩长剑就和普通武器一样,而的剑无影无形,不好估量攻击范围,近身战的话绝对会被带入她的节奏。

    别无选择的骑士做出了一次大胆尝试,他让剑刃坠地,划在擂台上带起一阵土石,制造出一片沙尘风暴遮挡视野。

    由于剑刃暂时没有攻击的意思,她也从中得到一丝喘息,可当她回头准备攻向骑士的时候,却被周遭的沙尘迷了方向。

    雾霾之中孤注一掷,向着她认为的方向冲了过去。

    啊咧?

    冲出沙尘范围的头顶飞过一只乌鸦。

    啊这……

    这面不是己方阵营所在么。

    看到如此滑稽的场面,之前被打脸的贵族们已无一人再敢发笑,这实在是因为场上局势变幻莫测,根本无法确定接下来胜利的天平会向哪一方倾斜。

    跑错方向的回头看去,骑士又借机拉开了身位。

    气不打一出来的只得提剑折返回去。

    见到有效,骑士松了口气,虽然双方都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但只要拖住了这个主要战力,他就算完成任务了。

    “小心!”一声嘶哑的大吼从身后传来。

    骑士感觉到手中长剑突然不听使唤,他猛然回头,唯物铁锤已经近在咫尺。

    以为要交代在这里的骑士闭眼等死,结果铁锤却迟迟没有落下。

    他睁眼看去,手持唯物铁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