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你san值归零了 > 315全员精锐
    贵族们完全懵掉了。

    这这这……

    第二轮开场时杜维虽然将玩家的尸体全都抬了上来,但后台动手贵族们看不见,在他们想来就是被杜维强迫自杀了。

    可现在居然如此轻描淡写的就让一名白银级手下杀掉了另一名白银级手下,而且被杀那人一脸淡然,就好像本该如此一样。

    好好一个小姑娘,都不知道珍惜生命的么?

    贵族们的世界观几乎要被杜维整崩了,他们这辈子心灵上受到的冲击都没有今次一天来得多。

    杀虽然轻描淡写,但动机在当下的情况中算是说得过去,毕竟在贵族眼里他们都是平民,而且身负重伤,杀掉可以腾出位置,将实力更强的候补填入空缺。

    但杀就真的有些看不懂了。

    那货虽然中了好几箭,看起来也不太聪明的样子,可怎么瞧也不像失去战力的样子啊,而且那可是宝贵的白银级战力,黑铁青铜杀就杀了,白银也能这么随便杀?难道杜维手上还有大批实力强悍的替补。

    这种想法才刚萌生,就成为了众人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彭斯-所罗门的食指不停地敲击椅把手,他感觉自己越发看不透这个维克多家族的小儿子了。

    来之前,彭斯与朗姆-维克多打听过他们家族中人的情况。

    在朗姆的描述中,杜格-维克多可没有底蕴强悍的部从,顶多就是依仗追随老父亲的几个末翼近卫罢了,可现在一个近卫都没登场,就把其他家族的精锐打得七零八落,那要是后面争夺战未能胜出,必须用武力抢夺维克多郡的话,他们又是否能够战胜被杜维隐藏起来的末翼近卫。

    再有就是杜维的性格,按照朗姆所言,他本是个相当会忍耐,而且心地善良之人,不懂得如何降服手下,让他们对自己尽忠,可眼下他所见的杜维与朗姆的描述完全不符。

    此人能将自己手下弃之如敝履,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最恐怖的是,这一切的执行者都是他的其他手下,由此可见其手下对他的忠心度与服从度有多高。

    就算是自己要命令那为数不多的心腹对同僚痛下杀手也要给出一个绝对能让他们信服的交代,如果只是为了腾出位置,增加一场比斗的胜率就献出生命,即使有些心腹肯出手杀害同僚,心中也会大有芥蒂。

    今日是那些负伤的同僚被杀,那明天如果负伤的是自己,岂不是和他们同样下场。

    朗姆-维克多额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自己这个弟弟带给他的惊吓越来越多,完全不同他之前认识的模样。

    彭斯注意到了身旁朗姆的情绪变化,看来他也是一直被蒙在鼓里,之前以为他多厉害,多么会隐忍,彭斯还特意去防范他在家族中搅风搅雨,故意拉远他和自己小妹妹的距离,让他们一年都难见上一面。

    要不是这次争夺战需要维克多家族的血脉,彭斯是绝对不会将他释放出来的,不过这一切似乎是多虑了,区区一个连家族中朝夕相处的亲弟弟都看不透的男人,又有什么可让自己为之忌惮。

    原本以为要进行三五天的争夺战,居然当天便进行到了总决赛。

    现在就剩下一场决赛,彭斯和锡瓦都不想拖时间,索性快速将角斗场收拾好,为接下来的黑铁级决赛做准备。

    黑铁组第三场,带头入场的还是和他的手下。

    后方又进来一些新面孔,替换掉了玩家中伤势过重的几人。

    正是新面孔中的一员,他的主职业虽是木匠,但心中长存一颗武侠梦,上战场搏杀才是吸引他进入游戏世界的动力。

    、等人走在队伍中部,一边舒展筋骨一边大步流星地走出古惑仔的气势。

    “这是最后一场了,大家好好表现!别老打酱油了!”将脖子扭的咔咔作响。

    “好的,老大!”脱下上衣,露出鬼背上狰狞的肌肉,一脸凶相的走了出来。

    、也不再做冷板凳了,他们紧随四人出场,两人一人背负一把长度两米有余的太刀。

    “今天的风儿还真是喧嚣呢”吐掉嘴中的狗尾巴草。

    “真没意思,看之前的比赛,黑铁组都是横推局啊。”无精打采道。

    就职完驯魔师的将武器换成了流星锤,并在等高端玩家的帮助下驯服了一只狗头人进阶物种——豺狼人。

    身高体壮的豺狼人实力已达黑铁十阶,要不是怕魔宠实力高出驯魔师太多而不受管教,他们绝对帮再抓一只更强的豺狼人。

    这只豺狼人挥舞着同款流星锤跟在穿着法袍的身后,是队伍中唯一的魔宠。

    根据大赛规定,魔宠不会占用人数名额,本应是参选争夺战的热门职业,但现阶段进阶驯魔师的玩家虽多,可真正拥有实力强大魔宠的就两人,其余玩家的魔宠不是位阶低,就是不中用,最终只有和两名驯化魔师入围争夺战。

    五十名玩家外带一只魔宠立于场中,面露不屑的看向另一头的入场通道。

    在他们的注视下,一大群魔兽连同装备各异的战士走了进来,这些人的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