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你san值归零了 > 3041边倒的对战
    见到他们围攻,立刻招呼相识的内鬼互助会成员杀向另外两名近战敌人。

    刺客见状,使用身法影遁,潜入黑暗之中。

    最后一名战士与远程靠的较近,他身后的远程纷纷发动攻击,阻击冲过来的几人。

    “来人帮帮我啊!”以一敌三极为吃力,要不是有这段时间的刺客袭击经历,可能已经倒地躺尸了。

    刚要出手帮忙,就被弓手互助会的几人拦住,“你去帮,我们支援。”

    “好的!”转头,带着「小憨批」杀向远程敌人。

    弓手互助会高举支援的旗号朝着盲射箭矢,要是能腾出功夫来,肯定要把那几个弓手祖祖辈辈全骂一遍。

    也不知道是谁,在观战玩家的直播间内,刷了一个“喜闻乐见”的弹幕。

    随后人类的本质上线,大批复读机跟风,“喜闻乐见”几乎占据了所有观战玩家的直播间弹幕列表。

    桑德部众后防空虚,两名治疗见状撑起精神力屏障把远程全都照在里面,剩下的一名战士也龟缩了进来。

    他们并不指望护罩能扛住众人的攻击,只想多拖延些时间,待被解决了,再用人数压制玩家。

    这种方式若用来对抗普通玩家还可能奏效,但在追随的内鬼互助会玩家面前就成了固定靶。

    他们学习的战斗模式,一个个都极为擅长零距离爆破,其中一名内鬼互助会成员将权杖前段的能量水晶顶在护罩上,然后聚集全部精神力于一点,如同在面对鲸国大桥上的晶石那般所做。

    “这个波动能量!他要自爆!”

    桑德部众的一名治愈师惊恐万分,精神力有所动摇。

    原本这一击顶多破开壁垒,却因为他的心神不宁导致爆破不止冲破壁垒,还对躲在里面的众人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最前面的战士自以为能抵达住冲击,他用身体承受了大部分伤害,正面的铠甲融成铁水粘连在身上。

    “啊!我的眼睛!”

    面部的强烈痛楚令他顾不上身体的创伤,两只仅剩白骨的手在血肉模糊的面颊上来回拍打。

    叫声只持续了几秒,他便没了声息。

    后方的远程也不好受,三名弓手身上多处受创,主武器与装备也有损坏,弩箭无法击发,现在能用的武器就剩下腰间的匕首。

    将全部精神力灌注在护罩上的治愈师吐出一大口血来,反而是那名精神涣散的治愈师因为收回了大部分力量,才没遭受反噬。

    自爆玩家相当于一换一的同时重伤了其他敌人。

    剩下的玩家破开烟尘,冲杀向重伤几人。

    「小憨批」原本十分怯战,跑的速度故意放慢,落在众人身后,但看到对方一个个都被炸的惨兮兮,立刻来了精神。

    嗷嗷大叫着冲到前方,挥舞起手中的兵工铲朝着已经死去的战士猛拍。

    那名伤势较轻的治愈师恢复过来,立刻对距离较近的玩家们发动精神威慑。

    感觉到威胁袭来,下意识的进行规避;内鬼互助会的玩家则是动作稍微迟疑了一瞬,感知到是精神波动后才继续前进;只有手持好高兴之剑的完全屏蔽了负面影响,一直在朝他们全速冲刺。

    “怎么回事?!”

    治愈师难以置信的看向,这种精神攻击对于战士来讲应该效果拔群,可在他面前却起不到丝毫作用。

    那个使用全套的女近战也十分奇怪,青铜级别的精神威慑对没有掌握精神力的人类使用,即使精神没有崩溃,也会神情恍惚好一阵子,可她只是进行了小幅度的规避。

    这就相当于法爷放了个全体控制系大招,至少能眩晕敌人十秒乃至更长的那种,可来人有的百分百魔法免疫,有的百分之八十抗性,效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其他人在负伤时早就选择了向后撤退,此时只有治愈师一人还留在原地怀疑人生。

    没有修习过气法的他在被近身后毫无招架之力,一剑削首,然后打开魔银手环收走他的全部装备,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一看就知道他经常干这种事。

    一丝不挂的无头尸体瘫软倒地。

    弓手掏出匕首与赶上来的内鬼互助会成员肉搏。

    黑铁组对战时,观众们就察觉到这些人双项发展,但毕竟黑铁位阶较低,而且土著里也有小时候找错方向,长大了才开始修行另一种力量的人类,就是最终什么都不精通,早早被社会淘汰。

    可是能将双向修炼到青铜级的就实属少见了。

    桑德将手上的情报摔在地上。

    如此重要的信息居然都没有收集到,真不知道那些密探是干什么吃的。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密探。

    一是玩家中双项修行的近战大多没达到能随意释放秘法的阶段。

    类似于这样的魔剑士数量稀少,而大多近战职业玩家都和一样,将精神力当作辅助能量用来开启魔银手环,至多就是撑起个精神力护罩,能对武器进行附魔的都少之又少,从外表上看不出太大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