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你san值归零了 > 211普雷尔家族的遗传病
    “死?死了?”一名土著说道。

    “他不是说睡觉么?”另一人回道。

    “你确定他真的死了?不是睡觉?”

    “你们自己过来试试呀。”

    几人犹犹豫豫的走过来试探他的鼻息和心跳。

    “真的死了!”一名土著抽回手对同伴说道。

    “那我们?”几名土著对视一眼,目光中露出一丝狡黠。

    “这可不怪我们,是他自己突然死亡。”一人带头说道。

    “对,他人都死了,装备留着也是浪费。”另一人附和道。

    ……

    当第二天放学后上线时,他的身边空无一物,土著冒险者走了个精光。

    他起身挠了挠头,顿感一股凉意袭来,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装备也被扒了个精光,只剩下一条正常情况下脱不掉的底裤。

    “我装备呢!”发出一声咆哮。

    遇到同样情况的玩家不在少数,只要是招募冒险者外出打怪,并在野外下线的玩家基本都受到了这等宾至如归的待遇。

    一些招募到人品较好冒险者的玩家,还受到了厚葬,醒来时被活活埋在土里。

    土质较松的,玩家探出头后还能看到坟头上插了根木牌,上面写着某某某勇士之墓。

    土质较硬的,只能干等着自己被活活憋死,然后重生回祭坛,那种体验可不好受,削减痛楚并不代表削减了窒息感。

    虽然感觉不到剧烈疼痛,但那种别扭的感觉还是令他们毕生难忘。

    被土著冒险者摆了一道的玩家们气冲冲的去找冒险者讨说法。

    那些将他们洗劫或者埋葬的土著冒险者在见到这些玩家又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大惊失色。

    “鬼啊!”

    “他们复活了,他们是不死族!”

    “普雷尔家族果然都不是人类!”

    “恶魔,他们是恶魔!”

    玩家们气不打一出来,让他们好好看清自己有没有死。

    被抓住的土著颤颤巍巍的试探了下玩家们的鼻息和心跳。

    “但,但是这也不能说明你们就是人类,你们死后,不对,睡着后的状态太诡异了。”一名土著壮着胆子说道。

    “那是我们这族遗传下来的血统,只要睡着了,就会自主进入安息状态。”一名机智的玩家随口编了个谎言。

    “对啊,我们要都是恶魔,你们能活到现在?”另一人附和道。

    土著们一想也是,只得接受玩家们的说法。

    至此,一条普雷尔家族成员睡着后和死人无异的传闻从康特城传播开来。

    ……

    大剧院中,两名白银级实力的人皮怪物在最里间交谈。

    “画报都发出去了,票卖出去两百多张。”

    “就这些么,也足够了。”

    “那我们就按原计划,后天开幕献祭吧。”

    “把布告板拿出去吧。”

    一旁的青铜级人类听从指示,将布告板放了出去。

    杜维看到后微微皱眉,后天是周三,能上线的玩家并不多,最好能将演出推迟到周六。

    通过的分析,黄衣剧团表现戏剧是为了污染民众,让他们成为黄衣之王的信徒。

    那肯定是来的人越多越好,如果他说周六能有大批玩家前来观影,或许能让它们推迟演出时间。

    杜维想到就做,他幻化出分身,捏了个容貌仅仅逊色于自己半分,勉强能迷倒大半个康特城女性的模样,并将实力维持在了入门级水平,和现在的大多数玩家持平。

    出来接待他的是那名放出布告的青铜级人类。

    “听说你们要在这里演出,我们普雷尔家族可是很会欣赏戏剧表演的,不过我们这几天事情比较多,要是能推后五天的话,我们肯定会拖家带口前来观看。”杜维说道。

    对方眼前一亮,对于它们来说,参观者当然是越多越好,正因如此它们才将票价压得极低。

    “你们能来多少人?”那人说道。

    看到对方的表情,杜维知道这人上套了,“怎么也有万八千人吧,就是这个场所有点小,估计容纳不下。”

    “您的意思是?”对方立马恭敬了几分。

    “要是能将演出地点转移到城外,那就再好不过了。”杜维说道。

    对方略感犹豫,这样做的话肯定能吸引到更多逃票的普通群众,但那就违背了剧团表演赚钱初心,可能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他斟酌了下说道:“那样的话,我们的票很难卖呀,毕竟我们办演出就是为了赚钱。”

    杜维心中腹诽这货到现在了还给自己演戏,不愧是剧团出身。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们普雷尔家族有的是钱。你说吧,一般一场演出能赚多少?我出双倍!”杜维大气道。

    对方有了台阶,自然也要顺应杜维的意思,但这并不是他一个区区跟班能决定的事情,“这样,您稍等一下,我去请示下剧组老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