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你san值归零了 > 170 狼之口
    【贝爷】心中叹气,看来这么假的凭证果然不好使,只能原路返回再想办法了。

    沃弗朗怒视向【贝爷】,却不见他面露半分惊慌,意味深长的说道:“哼,有意思,你是不知者无畏呢,还是说真的勇武过人完全不怕我呢?”

    【贝爷】面带迷茫的看向沃弗朗,“怕你做甚?”

    “哈,哈哈哈,刚上任才几天就有不知死活的偷渡者送上门来,杀了,拖出去吊在城门外。”沃弗朗冷声说道。

    【贝爷】一听对方要杀自己,立刻掏刀反抗,然而手下意识的摸过去却摸了个寂寞,这时才想起来自己的东西已经拿到另一侧去接受检查了。

    在这片区域中,超凡能力被完全封禁,【贝爷】只能赤手空拳与卫兵战斗。

    卫兵们虽然也只能动用凡人之力,但武器精良,人数众多,协力配合下很快便在【贝爷】身上留下了数道伤疤。

    让沃弗朗颇为意外的是,即使如此这名偷渡者也依然没有面露畏惧,仍是露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和自己的卫兵战斗。

    本要离开的沃弗朗停住脚步,眯起眼睛摸着下巴微笑看向【贝爷】,“给我把他手脚废了。”

    几名卫兵听令,使用长枪、战戟刺向【贝爷】的手臂和脚踝。

    若是平常,这种攻击根本摸不到他,但现在即使眼睛能看清,突然被削弱的身体却跟不上意志。

    【贝爷】很快便败下阵来,双手双脚被废,可就算到这种程度了,他依然如鱿鱼般滑溜,在地上滚来滚去躲避攻击。

    “有点意思,给我留个活口,我倒要看看他是什么来头。”沃弗朗对下方士兵说道。

    在滚了十几分钟后,体力不支的【贝爷】终于被一众士兵擒住。

    “来啊,有种就杀了我,三十秒后又是一条好汉!”【贝爷】喊着糟糕的台词,冲沃弗朗叫嚣道。

    士兵将他压入沃弗朗的拷问室,一路上通过了数个密道。

    原本还在叫嚣的【贝爷】终于安静下来,开始四处观望,将这里的地形记录在地图中,但未发布到云地图存储区。

    这些可都是他用自我牺牲换来的情报,涉及到希格玛壁垒中的数个密道信息。

    要是拿出去,一定能跟开荒团队那里卖个好价钱。

    杜维在【贝爷】进入希格玛壁垒的领域后就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限制力,从沃弗朗审查他开始就一直在注视着。

    沃弗朗这个人在侯利沃特王国的贵族圈中十分出名,就连没出过维克多郡的杜维都有所耳闻。

    此人阴狠狡诈、歹毒之极,落到他手中的话,死亡是最好的解脱方式,若苟延残喘的话,只会落得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

    他所使用的酷刑不止从肉体上施加折磨,更是会从精神上污染心灵。

    就比如现在【贝爷】遭受的惩罚,虽然他已经将痛楚感知调节到最低的百分之五,但眼见着行刑者将一根根钢针刺入自己的指甲缝中,那感觉即使想想都会令人双手发软,更何况他还能感受到些许刺痛。…

    “拔!拔出来!不要再搞我了,直接杀了我吧!”【贝爷】哀嚎道。

    沃弗朗见到他这副表情终于如愿以偿,“这才刚开始,怎么能结束呢。”

    “你还要干什么!”【贝爷】怒吼道。

    沃弗朗靠近【贝爷】,在他的耳边说道,“把你身上有缝有空的地方都扎满,你觉得如何?”

    【贝爷】顿感大腿一紧,夹住裤裆,“有事说事啊,别搞这些阴间玩意儿。”

    “这么配合,刚刚看你不还很……”沃弗朗话音未落,【贝爷】已经化作光点消失在他的面前。

    这场面极为诡异,惊的他后撤数步,“怎么回事?人呢!”

    “没,没了……”行刑者道。

    “给我搜!找到他去哪!”沃弗朗怒吼道。

    当【贝爷】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已经被传送回了维格城,身上只剩底裤和破损的内衣。

    刚刚杜维在他时见到沃弗朗命手下去搬刑具:铁处女,就知道这货要一步步给【贝爷】加码,直到将他玩死为止。

    依然沃弗朗没有让他活下来的打算,那杜维就没必要再让【贝爷】继续受苦了,这种行为同样会降低玩家的游戏体验。

    索性杜维向【贝爷】发送了一条信息:

    “玩家是否要结束酷刑体验,直接重生”

    收到这条信息的【贝爷】想也没想就按下了是,生怕下一秒提示没了,只能干等到被折磨死为止。

    再次光溜溜的【贝爷】来到维格城仓库,取出了自己存在这里的一部分积蓄,为自己买了身普通装备,然后就这般小跑着向希格玛壁垒冲去。

    他刚搞到的宝贝陆行鸟坐骑还在那里,【贝爷】还想找办法给它弄回来。

    可当他跋山涉水花费将近一天时间才跑到希格玛壁垒外时,那只可爱的土黄色鸡冠头陆行鸟躯体已经被吊在了城门外。

    鲜血滴答滴答的坠落到地面上,每一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