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落榜秀才GL > 06
    秋日渐远,转眼已是隆冬。

    江三言朝县学的方向小步跑着,因为就她一个女学生,便没有单独安排住宿,所以她每天都要一来一回,往返县学与江家村之间。

    “哟,咱们的女状元来了。”

    刚走进学堂,就听见无聊的调笑声,江三言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而后又舒展开。一如既往的没有去理会,她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忍不住在心底低低叹了一口气。

    因为平常经常向先生请教问题,便惹得别人总来取笑一些要考女状元的话,除此之外还有偶尔找茬的于二公子,总体来说学堂生活勉强还算安静吧。

    至少这段时间以来的收获,已经是不虚此行,她对明年的县试也多了一些把握。幸好两位先生都不吝赐教,王举人负责教授策问与诗赋,正是江三言最欠缺的。

    另外一位先生也是举人,姓张名落石,负责教授墨义和帖经,平日里看起来冷冰冰地,对学生总是横眉冷对的样子,却也是有真材实料的。

    今天上午是张举人授课,江三言正襟危坐地边听边记,本来和谐的课堂突然被一阵呼噜声打破。

    张落实眉毛紧皱,抓起手里的戒尺便朝着后面趴在书桌上睡觉的学生砸去,一击即中,那学生捂着头叫痛,引得全班哄笑。

    “岂有此理,简直不可理喻……若不是家中贫寒,若不是父母无权势,我又怎会在沦落到这区区县学里,来教你们这群朽木……。”张落实仿佛因学生们的哄笑失去了理智,一阵怒吼,最后摔门而去。

    江三言敛眉坐在位置上,神色先是震惊,接着是沉思,而后摇了摇头,满脸的无法苟同。

    原以为张先生是有大智慧的人,不曾想是个思想如此狭隘之人。她虽然不记得母亲的模样,父亲的面貌也几近模糊,但从未有过怨言。

    父母若有权势,或许可以带来一些便利,但父母没有权势,却绝对不能成为我们自怨自艾的理由。

    张先生纵有大才,自己找不到出路,却把责任推卸在父母身上,这等行为实在不可取,更不宜在课堂上讲给学生们听。

    江三言站起身,走到那三尺讲台上站定,原本吵吵嚷嚷的课堂陡然一静,她便朗声道:“张先生方才所言,在下无法苟同,望各位同窗莫要效仿,人生而在世,前面的路始终要靠自己走,有人扶你一把固然好,若没人扶也应该昂首挺胸走下去,而不是把自己的失败归咎在没有扶你的人身上,尤其是我们的父母。”

    她说完走下台去,坐到自己位子上又生出一种茫然无措之感。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有些不敢去看同学们的反应,万一只有自己这样想,或者这一番话传到张先生耳中,那岂不是要落得个众矢之的。

    “不错,江同窗言之有理。”难得的,于塔竟然第一个附和了,随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将王落实的话好一顿批判。

    江三言微微垂首,嘴角轻轻地上扬了一下,她忽然又觉得这县学里的学生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善意。

    她不知道的是,次日,自己的那一番言论就传遍了县学,自然也就没逃过张落实的耳朵。

    钱府。

    霜儿添油加醋的站在小姐房间里,说到动情处还要手舞足蹈一番:“小姐你是不知道,那女童生好大的气势和勇气,连先生的话都敢反驳。”

    “你都看到了?”钱小乔合上账本,挑了挑眉,她微微皱眉,能做出这种事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原以为是个胆小怕事的,没想到还有几分胆魄。

    也对,敢以女子之身考科举的人,哪里缺胆量,不过这般鲁莽行事并不完全可取。话早晚会传到那位王先生跟前,若是心胸宽广或许不予计较,若是心胸狭窄者难免会打击报复。

    霜儿话头一噎,生音和动作都轻了下来:“奴婢没看见,不过那些书生都这样说,应该不会有假吧。”

    钱小乔回身,轻轻拍了一下小丫鬟的头:“你呀还要多学着点,这人言啊,三人成虎,不可尽信。”

    “小姐说的是,奴婢下次一定打听得更清楚。”霜儿俏皮的顺眉一笑,满脸认同地点头,还意气风发地握紧拳头在胸前挥了两下。

    钱小乔笑着摇了摇头,暗道一声孩子气:“好了,随我出府,去拜访一位高人。”

    马车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在一处湖边停下来,钱小乔吩咐车夫和家丁在原地等候,然后和霜儿一前一后步行向前。

    约摸一刻钟后,她们在一处庄子前停下,此处依山傍水,风景宜人,一个不大不小的庄子坐落在此,尽显幽静之美。

    庄子的门楼上写着两个大大的字:李园。

    走进庄子却发现里面只有寥寥几户人家,每户都围绕着一个大园子而建,看穿着打扮似乎都是这个大园子里的下人。

    这时有家丁迎上来,霜儿便将拜帖呈上去,然后和小姐一起静静等待,她小心的打量着四周,心道不知是何方高人隐居在此,竟然让小姐如此看重。

    就连这些下人也都不简单,没看都停下手里的动作了吗,还虎视眈眈地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