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年长者的义务 > 第140章 第一百四十章
    “你应该知道你们家是从外洲迁入姬洲的吧?那个外洲不是别的地方,就是这里哦!”厚重的窗帘遮挡住后面的喧嚣,朱诺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宫肆的耳,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听起来居然是极为可靠。

    不过宫肆完全不会被他的声音所惑,竖着耳朵听他讲话,宫肆脸上却满是谨慎与提防。

    “呀!不要这样看着我嘛,好像我是什么坏人是的。”薄薄的嘴唇微微一勾,朱诺无奈地朝宫肆摆了摆。

    “你也不是好人。”直勾勾看着他,宫肆坚定道。

    “……”朱诺无语了:“好吧,我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可是我绝对没做过什么坏事吧?”

    “难不成出生的时候记忆就存在这个说法是真的?我把你剪疼了?”抬头看向夜空,他还琢磨起来了。

    “继续讲。”宫肆却不给他话题脱轨的会,催促他道。

    “是、是。”朱诺又微微一笑,然后继续之前的话题:“就在新蒲洲出现的那一年吧,大地都沉没了,蒲洲的火彻底熄灭了,宫家原本还保住了一部分火种,然而当宫一将自己炼成熔炉的时候,最后一部分火种也没了,全用光了,那个时候,宫家的炼器师们就做出了各自的选择。”

    “一部分人留下来坚守祖业,开始研究探索其他火种的使用方法以及新能源的利用,而另一部分人则是离开前往其他大洲,去寻找那些大洲的火种,你们家就是离开的宫家人的一支。”

    嘴巴张了张,宫肆先是皱了皱眉,然后表情归于平静。

    “你好像不是很意外?”朱诺歪着头冲他挑了挑眉毛。

    “意外肯定是有点意外的,不过仔细想一下还是很合理的,大伯早就和我说过我们是从外面迁过来的,而且目的不是别的,就是寻找火种,大伯直到现在还在收集火种,我只是之前没想过我家里还有其他人这个可能而已,如今知道了……也就能理解这些巧合了。”

    都姓宫,都是打铁的,连取名方式都有点类似,种种巧合原来并非巧合。

    “没有别的想说的了?”朱诺又瞅了瞅他。

    宫肆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能有什么想说的?有句古话叫做同姓的人五百年前是一家,我们这种一千年前是一家的情况也没什么。早年就是因为理念不同分开的,如今这许多年过去,观念更是完全不同。如今这边的宫家家大业大早就做成了现代化工厂,我家就是普通打铁的小作坊,现在让我们去做dna测试的话,搞不好血缘关系都淡到检测不出来了,我们根本就是同姓的两家人吧?”

    他说完没多久,朱诺便捂着嘴低低笑了。

    眉一挑,宫肆问他:“我说的话很好笑?”

    “没。”朱诺连连摆,脸上仍带着压抑不去的笑意,他对宫肆道:“几乎和你大伯的反应一模一样,我只是感慨你们伯侄俩真像。”

    “那是当然的,大伯可是我爸的哥哥,我们血缘近的很。”虽然将这边宫家的关系和自家撇的干干净净,到了大伯这边,宫肆可就是完全另一种态度了。

    宫肆挺以“像大伯”为荣的。

    不过——

    “别说我们两家的渊源了,能问一下你为什么过来这里啊?”眉毛向下一压,宫肆的眼睛再次被压成了一对菜刀的形状。

    这绝对是一个关键问题!宫肆打赌,这个朱诺知道的绝对比自己多!

    就看他告不告诉自己了——

    想到有可能知道一些内情,宫肆瞬间紧张了起来。

    那双微微透着紫色的眼珠转了转,宫肆看到眼前的男人端起的酒杯喝了一口酒,磨叽了好半天,这才慢吞吞道:“那个萨兰托刚刚拉着我和我签订了一个契约,离开蒲洲之前对于他邀请我的原因只字不能透露的契约。”

    “什么契约?”宫肆皱起眉。

    微微一笑,朱诺忽然单解起扣子来,他解得很快,很快就解开了最上面几颗扣子,然而猛地往外一拉,宫肆便看到了一株细细的藤蔓爬在他的胸膛上,藤蔓的尖端正幼细的摊在他的左胸前,看起来……有点奇怪。

    宫肆眉头越发紧了。

    朱诺开口道:“这就是契约,也算着了道了,他把我拉进去的时候说请我不要把事情说出去,我想着就是个口头协定,就随口答应了,结果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一招。”

    朱诺耸耸肩,看向自己胸前的小藤蔓:“据说我一旦破坏契约的话,这株藤蔓就会戳入我的心脏。”

    闻言,宫肆的瞳孔瞬时一缩——

    能让对方用这种方式不让朱诺说出去的话……萨兰托他们果然是要做什么不好的事!

    朱诺开始系扣子了。解扣子快,他系扣子的速度同样迅速,系好扣子在胸前拍了拍,他对宫肆道:“你要相信我,我本来是打算告诉你的,这不是途被对方叫走了吗……”

    他还在说着什么,宫肆却没有听他讲,脑飞快转着,宫肆忽然道:

    “不能说他们过来做什么……能说你过来做什么吗?”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