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年长者的义务 > 70、第七十章
    宫肆的感动不过秒,没多久视频就因为宫父笨笨脚弄断了什么线而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接下来从宫父宫母的对话发现宫父似乎买错了录制芯片的时长、他们的录制时间眼瞅着已经快要结束了……

    于是,宫父宫母最终只来得及在视频前留下两张笑脸,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视频就这么慌里慌张、稀里糊涂得结束了。

    “会不会还没说完,他们还有什么重要的话没有说?”看着重新归于平静的卧室内,溪流问道。

    宫肆摇了摇头:“不会有什么重要的话了,接下来只会是废话而已。”

    他习惯了。

    溪流:……^_^

    “不过……”一只指摸上下巴,溪流正想说什么,宫肆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

    “不过——”宫肆看向对面的大伯:“虽然我和大伯的性格并不相同,可是我们都是家的长子,下面都有弟弟要照顾,从我的角度出发,如果弟弟身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就算自己真的赶不回来、一定也会找人帮我尽量赶到。”

    他继续看着大伯:“比如,假如冬春出了事,我赶不过去的话,我大概率会叫信得过的朋友替我过去,比如溪流;又或者叫最能解决发生在弟弟身上的事的朋友过去,比如玛隆艾敏,而不会把所有希望全部押注在自己身上。”

    “而且从我老爸的话意思看,您后来并没有过去,而且大伯你和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说那是第一次见我,依照大伯您的靠谱程度,我并不认为您会做出这种事来,如果事情没解决,您一定会亲自赶过来确认一次,如果事情已经解决、您又觉得不需要回来看的话,那事情一定是已经解决,不是我老爸空口说了一句解决就认为已经没事了,而是更加直接的原因——”

    宫肆停顿了一下,看向大伯的目光越发深邃:“我大胆推测,我爸爸妈妈遇到的小丑是您认识的人?如果不是您很信任的人,就是最能解决当时状况的人,因为他当时就通知您事情解决了,您这才没有过来?”

    挑了挑眉,溪流没有说话。

    毕竟宫肆平时并不是这么善于心计的人,他正在怀疑的事情宫肆却率先说出了口,还是这么肯定的口吻……说什么“我和大伯的性格并不相同”,这伯侄两人的性格某种程度一定很相像,加上相似的遇,宫肆以己推人,这才立刻意识到这件事并且大胆推测。

    溪流静静地和宫肆一起看向大伯。

    被两双乌幽幽的眼睛注视着,大伯一脸平静无波,末了,他点了点头:“你的猜测是正确的。”

    他承认了!

    “你爸爸这么多年都没想过的问题,阿肆你一下子就发现了。”

    “你很敏锐。”

    大伯道。

    溪流:其实更主要是宫家爸爸和宫家大伯性格实在没有共通处吧?加上他实在太不靠谱了……

    不能非议长辈——溪流对自己道。

    然后他便将注意力继续集在大伯身上,听他要怎么说。

    “剪开你的人……是一个我认识的人,他的能力是可以剪开能力者与自己能力的联系。”

    “比如将器切成两部分,一部分庞大,另一部分只能维持人形,大概是一种降级;而对于使用者来说,他可以剪切得更加彻底一点,可以将使用者和他的能量完全切断。”

    果然如此——

    传闻剪切了那么多人的“剪梦人”居然是大伯认识的人,那么遥远的人一下子距离自己近了,宫肆感觉有点不真实,不过他很快想到了这是一次会!他正要发问,然而大伯却先他一步开口了:

    “阿肆你是想知道你被剪开的部分要怎么回来吗?”

    “就是你爸爸说得那条鱼吧,他既然跟着你回来了,那么就说明你们两个之间的联系已经早就重新建立了起来。”

    “他对你不离不弃,即使被丢掉也会回到你身边,就是最好的证明。”

    “之所以还不能重新融为一体,大概率是你的问题,你仍然将你们当做两个个体对待。”

    大伯说着,伸出指指了指宫肆的胸膛:“你什么时候迫切的想要他回来,回到你的身体,和你重新融为一体,那你们就自然会重新在一起。”

    “这已经不是剪开你们的人可以干预的事情。”

    他说完了。

    “不不!我不是为了我,而是我的朋友,就是鳞,他似乎也被剪开了……”宫肆慌忙道,不过大伯说得似乎也很有道理,他好像真的没有迫切得想和大头融为一体的愿望,在他看来,大头就是大头,是他养了多年的宠物?朋友?又或者是家人?虽然头脑简单,可是大头已经有点自己的神志了。

    从知道自己从出生就被人剪开的那一刻开始,他探究的似乎永远是那件事本身,而几乎从来没有考虑过重新回归ss级的事。

    他从来没有在意过自己的能力,除了担心溪流身体状况的那会儿,如今他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很能吸,吸不下去的部分还能到大头那里,溪流不会有事之后,他就更不在意了。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