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年长者的义务 > 67、第六十七章
    他这一叫,全屋子的人都醒了,玛隆一下子跳起来,顺就把旁边的水壶抄起来了,艾敏操起吸尘器,然后“啪”的一声,星陨把灯打开了。

    “怎么回事?”溪流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宫肆身后,然后在往上,阿吉哭得哇哇的,秋夏随即抱着他也从楼梯口探出了头。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楼梯末端那名举着红鱼灯的小丑身上。

    上下左右环顾了一圈,小丑道:“晚上好。”

    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平缓,冷静,是很好听的男低音。

    不过再好听的声音也没用!现在不是说晚上好的时吧?还有大半夜忽然出现在别人家、还扮成小丑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可疑啊啊啊啊啊!

    没有人说话,不过所有人心里大概都是一个想法。

    众目睽睽之下,小丑又动了。

    他先是将里的鱼灯放到旁边的鞋柜上,打开鞋柜翻出一双拖鞋,他随即脱下了脚上黄色的小丑鞋,然后换上了那双毛绒绒的拖鞋。

    穿着毛绒绒拖鞋的小丑看起来瞬间……唔……没那么恐怖了,只是脸上不变的笑容看起来还是很诡异。

    “你是谁?怎么会半夜忽然出现在我家?”还换上了拖鞋?

    作为一家之主,宫肆提问了。

    “我是宫初九。”小丑回答了他的问题。

    宫初九?谁啊,不认识,宫肆先是这么想,不过……

    “宫”?对方姓宫?

    秋夏先反应了出来,他轻声叫着:“哥,哥,那是……”

    在他的提醒下,宫肆也想起来了。

    “你是宫肆?我是你父亲的哥哥。”那名小丑继续道。

    什么“你父亲的哥哥”,直接说“我是你大伯”不就行了!看着前方一本正经用一张小丑脸和自己说话的男人,宫肆只觉得堵得慌,然后堵着堵着……他泄气了。

    “你得证明你是我大伯才行,不过在此之前,你先进来吧……”宫肆看了他一眼,叹口气道:“先卸个妆。”

    不过家里没有女人,卸妆油什么的是别想了,宫肆让秋夏翻了块新肥皂给他。

    一拿着肥皂,一拿着新毛巾并一套宫肆的家居服,穿着小丑装的男人自行走进了洗澡间,没多久,哗啦啦的水声从洗澡间传出来,他那边洗澡洗的平静,外头的少年们则是再也睡不着了,直接把起居室的桌子椅子摆出来,他们摆好阵营,单等那名小丑出来。

    再次出现在起居室的小丑……不,他已经不是一个小丑了。

    再次出现的是一名让人看不太出来年纪的男子。

    他看起来像是十岁左右,皮肤干爽且细致,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此刻,湿漉漉的头发披撒在他宽阔的肩后,这让他看着有点“水灵”,虽然是长发,然而他给人的感觉一点也不会像女性,他的额头宽阔,眉毛长且黑,眼珠也很黑,鼻梁挺拔,下方是一双薄薄的嘴唇。

    看起来就很安静的样子。

    宫肆的身高比他矮一些,这样一来,他身上的衣服就比他自己短了一截,不过男人的身材比例很好,即使穿着小了一码的衣服也并不会让人觉得局促,只是让他看起来更年轻了点。

    看到起居室里少年们齐刷刷的坐在一侧,他很自觉的坐在了他们的对面——那把孤零零的椅子上。

    男子掏出了一张身份卡:“这是我的身份证。”

    接过对方的身份卡,宫肆等人认真的核对着上面的各项信息,最终确认无误才把卡片换回去,然后就听对方道:“现在轮到你们证明你们的身份了。”

    彼此对视一眼,宫肆只好也将自己和弟弟们的身份卡拿给他看了一遍。

    双方核对身份完毕,接下来按剧本应该进入激动人心的认亲环节了,然而——

    没有。

    完全没有。

    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宫肆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双方竟是都没有开口的意思。

    这下玛隆忍不住了!

    “我说……你们叔伯俩……不,叔伯几个难道从来没见过面吗?”他问道。

    “没有。”男子平淡道。

    “没有!”这是宫肆的回答。

    两人对视一眼,最后,男子又说了几句:“我在宫肆和他母亲结婚后就离开家了,之后由于工作缘故一直没有回来。”

    宫肆皱着眉点头了:“没错,我只从老爸嘴里听说过大伯,没见过照片,我爸出去的时候没带相簿。”

    然后两个人又不说话了。

    这样不是事儿啊,总得有人说话活跃活跃气氛,心里想着,玛隆再次主动跳出来,充当两人之间的主持人了:

    “那请问宫……大伯吧?请问宫大伯您怎么会忽然回来呢?一般回家不都会找个白天吗?还能收拾收拾屋子,去外面买点吃的之类的……关键是您怎么这幅打扮啊?!”他说着,比了个小丑的圆鼻子。

    大伯用乌黑的眼珠在他的方向停顿了秒钟,然后正过脸,他对众人说道:“前阵子终于想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