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年长者的义务 > 第26章第二十六章
    宫肆是个有点“轴”的人。

    换个词儿形容就是个刺头。

    外面那些人监控他们家,他索性也明目张胆的反监控对方。

    具体表现就是他现在在家里的时候随时随地瞪眼,浑身绷得紧紧地,哪里让他有疑似被“监控”的点他就瞪哪里。

    其他兄弟还好,阿吉正是对大人有学有样的时候,眼瞅着大哥每天都瞪眼,他在旁边观摩着、观摩着……

    居然也初步练就了一对小小的菜刀眼?!

    这个还是冬春发现的。

    “大哥二哥你们快点过来看啊!阿吉的眼睛变成菜刀啦!你们看你们看!像不像大哥?!”第一次发现的时候,冬春还很稀奇的把所有人都叫过来了。

    看着爬行垫上用力瞪着一对菜刀眼看着前方的阿吉,宫肆无语了,秋夏“噗嗤”一声笑了。

    冬春这时候已经笑得满地打滚了,看到两个弟弟都这样,宫肆没忍住,也笑了。

    这是意识到自家情况后,这个房间里第一次传出笑声。

    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阿吉只是继续奶凶奶凶的瞪着大家,他还努力想把眉毛像宫肆一样高高挑起来,可惜他目前的表情肌肉还不发达,怎么挑也挑不起来,就连菜刀眼也只能维持一下下,没多久就重新变回了圆圆的大眼睛。

    看着趴在地上呼呼喘气、一副很累很累模样的阿吉,宫肆把他抱在怀里举了个高高:“不用学我,我天生就是这样,你们不这样挺好的啊~”

    “我看这样也不错,我和冬春长得比较像,阿吉一开始看着谁也不像,现在这样,看着倒是和大哥有点像了。”笑过之后,秋夏总结道。

    这些天他的压力也很大,不过和宫肆的压力来源不同,他的压力感更多来自于自己。

    他很自责,自责自己的弱小。

    虽然潜力巨大,可是他来到那个世界太晚了,才刚刚开始了解……

    “二哥最近周围的能量感觉好凶,都不敢接近他。”虽然他每天仍然温温和和的样子,然而同样觉醒了的冬春早就发现了他的异常,并且完整的打了小报告给大哥。

    看到弟弟们难得轻松下来的样子,宫肆也松了口气,不过——

    都怪那些家伙!

    想起自己最近每天的“功课”还没有做,抱着阿吉,宫肆向二楼窗外走去,那也是他每天“反监控”对方的地方,说简单点,就是他朝外面送眼刀的地方。

    居高临下站在二楼,宫肆习惯性凶恶的向墙外望过去,他本来以为自己会看到那些讨厌的黑衣人的,谁知——

    没有!

    之前每天蹲守在外面的黑衣人一个都没有了,他家外面看起来就像之前那样空无一人!?

    宫肆呆了呆。

    太过诧异,他直接跑下楼去,把阿吉扔到秋夏怀里,然后自己“蹬蹬”跑出了房子,推开了外头的门。

    他一直冲到外面的街道上,还摸了摸外面冰冷的小溪流。

    没有!没有!一直没有!

    直到现在,居然仍然没有黑衣人出来拦截他?!

    心里涌动着一股喜悦,然而更多的是由于不理解产生的慌张,不敢离弟弟们太远,很快他便重新跑回了家,还重重锁上了门。

    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宫肆对自己道。

    背靠在自家的铁门上,宫肆皱紧了眉头,然后,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来,黝黑的眼珠透出一丝冷然,他转过身去,重新把大门打开了。

    将大门向往常那样开到极限,用门挡挡住,宫肆冷冷注视着门外的路,转身重新向室内的方向走去。

    “大哥,不锁门了吗?”屋檐下,他碰到了抱着阿吉的秋夏。

    摇了摇头,宫肆对他道:“不锁了。”

    “锁门没用,我忽然想明白了。”

    看了一眼忽然变深沉的大哥,秋夏点了点头,和宫肆一样细长的眼眸冷漠的看着屋外那条细细长长的小路,转过头,他抱着阿吉进了屋。

    好几天都没冒头的大头忽然顶了一条鱼出来,兄弟几个拿出菜热乎乎的和它一起分吃了这条鱼,正在看晚间新闻的时候,他们家门外的门铃忽然响了。

    不是老客,那些老客从来不按门铃。

    来了——心里想着,宫肆示意秋夏关上电视看好阿吉和冬春,然后自行去外面迎接了“客人”。

    是的,客人。

    他等待了一天的“客人”,伴随着夜雪一起降临了。

    ***

    出了门宫肆才发现,停了好几天的大雪再次纷纷扬扬落了下来。

    外面天色已经全暗,唯独地面、屋顶上等被雪覆盖的地方还微微亮着,由于冷水镇地广人稀,这就造成了夜间视野范围内上半部是黑暗,下半部反而明亮一点的奇妙状况。

    “客人”轧着雪而来。

    他们一共个人,为首的明显是正央那名身材矮小的人,和之前那些人一样,他们也身着黑衣,不过,感觉上却又完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