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年长者的义务 > 第19章第十九章
    “大头大头,下雨不愁……”撑着伞蹲在池塘边,宫肆对池塘里正在大口大口吃鱼的大头道。

    阿吉被他放在腿间,坐在背带上,第一次看到大头,阿吉的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还时不时发出“哦”“哦”的声音。

    原本要送给溪流的炖鱼没有人吃,宫肆把它全部给了大头。

    大头是条奇怪的鱼,他不知道其他的大鱼是不是也会吃人类的食物,反正大头很爱。

    吃完,又在水里涮了涮嘴巴,大头这才重新冒出头来,跳出来,两片鳍扒在池塘边,他也认真地看着阿吉。

    “啊!”看到大头猛地从水里出来,阿吉如临大敌一般还往后靠了靠。

    当然,他如今双脚离地,根本没有借力的地方,所以他只是双腿用力蹬了蹬,然后小身子往宫肆怀里拱了拱。

    “这是大头,我养的鱼。”完全没有因为弟弟是小婴儿就使用婴儿用语的意思,宫肆很正规的给弟弟介绍了一下大头,然后又对大头道:“这是我弟,第个弟弟。”

    大头就歪了歪头。

    大概是大头长得太可怕了,阿吉勉强和它对视了一会儿,然后猛地将头一扭,歪进了兄长怀里,小拳头紧紧抓着兄长的衣襟,他死活不出来了。

    大头就很落寞的抬起头,朝宫肆无声的张了张嘴巴。

    “没事,你俩见得少,多见几次面就好了。”宫肆安慰他。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带他回去睡觉。”宫肆说着站了起来,对大头挥挥:“你也早点睡。”

    说完他就离开了。

    留下大头扒在水池边,盯着兄弟俩离开的背影,扒了许久许久……

    过了两天宫肆才从老师那里得到了溪流的信息。

    “溪流同学暂时要去休养了,他的身体忽然变得不太好,需要静养,短时间应该没法上课了,不过,如果好起来的话就会尽快归队回到大家身边。”←老师是这么说的。

    那一天,宫肆记得班上、乃至整个学校的女生都特别伤心,她们找老师确认了好久,还找到他说不许动溪流的位置,老师建议重新选班长的建议也因为女生们强力反对而终止了。

    最后,宫肆只能“集权”了,如今他虽然是副班长,不过干得全是班长的活儿。

    好吧,反正溪流之前也经常把班长该做的事情丢给他做。

    不过人心终究是健忘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溪流的名字渐渐没有人提起了,他的位置终究替补上来了一个视力不太好的男生,其他女生也回去了原本应该坐的位置。

    而宫肆也开始被叫做“班长”了,“副”字不知何时被省略掉了。

    他还是会经常想起溪流,然而也只是想想而已。

    之后他又几次去过溪流的家,那边永远大门紧闭,时间久了,铁门上都长了一层青苔。

    渐渐的,宫肆连去溪流家的时间也少有了,课业开始加重,阿吉越来越大,秋夏……总有很多事需要他忙碌。

    第一场大雪大片大片飘落下来的时候,冷水镇的冬天终于来到了——

    ***

    “外面雪可真大!”从外面走进来,秋夏在门口认真掸着宫肆身上的雪花。

    他们俩是一起进来的,昨天是秋夏两周一次可以回家的日子,难得回家,秋夏第一件事就是陪大哥采购。

    在冷水镇长大,他知道这场雪会下很久。

    冷水镇的冬天号称就下场雪,第一场雪下一个月,第二场雪下一个半月,然后第场雪下到初春。

    =-=

    基本上天天都在下雪。

    每到这个时候,冷水镇的居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出门买菜。

    不是一袋一袋买的那种,而是一车一车的买。

    没有车也没关系,每到这个时候,晒谷场的超市会推出特殊服务,将大家购买的东西统一用大卡车运到每个镇上,沿着镇上的主车道走一圈,每到一户人家就停一次,那户人家出去把自己的货卸下去就是。

    不过这种服务每年冬天也就提供一次,没办法,也就刚刚开始下雪的时候道路还算畅通,等到后面天天下雪,整个镇的道路都积雪结冰,大卡车很难开进来了。

    对于小镇居民来说,入冬采购可是冬天的头等大事呢~

    宫肆和宫秋夏兄弟俩刚刚从车上卸下了自己家的货,只是卸下来而已,还没有搬进来,他们这是要打开门为外面的货做准备。

    “大哥!二哥!要我帮忙吗?”背着阿吉,冬春穿着小棉袄从温暖的室内跑出来。

    一说话,鼻孔下还垂下来一坨鼻涕。

    “你最近感冒就别跑出来了,在屋里和阿吉帮我们烧点热水就好。”看到弟弟脏兮兮的鼻涕也不在意,秋夏走过去,从口袋里掏出帕,按在弟弟鼻子上给他擤鼻涕。

    “又是新帕!二哥,又是女生给你的吧?!”一边往外用力擤鼻涕,冬春一边不忘八卦,他看二哥里的帕看的太用力,以至于两只眼睛都快成对眼了。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