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年长者的义务 > 第7章七 第七章
    九月里的冷水镇已经俨然入秋了,特别是昨天夜里下了一晚的雨。

    一早醒来就很凉,好在看天色就知道今天是个大晴天,白天的温度倒也不会太低。

    宫家兄弟没有一个是会睡懒觉的性子,就连年纪最小的宫四季也是,好吧,他其实是起的最早的。

    难得的周末,宫肆原本打算睡到八点的,不过宫四季从凌晨五点就开始嚎了:他要吃奶!

    于是宫肆五点就起来冲奶粉了,好不容易把小家伙喂饱打算回去睡个回笼觉,结果六点不到他又嚎了,好吧,这回是小裤裤脏了。

    这一回动静比较大,宫秋夏和宫冬春也都爬起来了。

    “秋夏给阿吉洗澡,冬春去买早饭,我,给阿吉洗尿布。”眼瞅着弟弟们也是睡不着了,宫肆索性给每个人都分派了活计。

    “好~孙爷爷的包子铺刚好要开门了,我去抢限量大肉包!”拿起桌上的公用钱包,宫冬春一阵风似的跑了←他本来就是饿醒的,大哥不给他派活他也要求着大哥给他吃早饭的说~

    “阿吉,我们去洗白白哦~”把毯子里小弟抱起来,秋夏笑着戳了戳小家伙的小酒窝。

    宫家兄弟几个,只有大哥宫肆有个酒窝,在左边,他和冬春都没有,如今到了小弟这里却又有了一个,和大哥对称,在右边。

    两个弟弟都出去了,宫肆就把散落的尿布小衣裳捡起来,又去二弟弟的卧室把他们的脏衣服捡出来,他打算一起洗掉。

    他们的衣服用洗衣就可以,而小弟的衣服则最好洗,他倒是不懂小孩的衣服要和大人衣服分开洗的道理,他只是觉得小弟的衣服和尿布吧不是屎就是尿,那个……好脏的样子!

    天气很好,宫肆索性拿了一个大盆到院子里去给阿吉洗尿布。

    地上还是湿的,这是夜里的雨水和晨间的露水,而越过高高的院墙,依稀可见太阳已经出来了。院子里的菜地绿油油的,叶子上还带着水珠,晶莹剔透。宫肆注意到又有两颗番茄红了。

    二弟一颗,弟一颗,一会儿就摘下来——上一边用劲,宫肆一边琢磨着。

    冬春的方格本快该买了,他老被罚抄作业,方格本消耗的实在很快!洗衣粉也该买了,阿吉的尿布一天得洗好几水,也费洗衣粉,纸尿裤也得买几包……他们在家的时候有人洗尿布所以可以给阿吉用尿布,可是白天不在的时候又怎么好意思让邻居们洗呢?人家已经很好心帮忙照顾阿吉了……

    对了,干脆再买点吃的喝的放在书店吧,老人家们过来看书的时候可以吃。

    宫肆仔细的在心里列着小表格。

    他家是开旧书铺的,说是他家,不如说是荣格爷爷家,应该说是荣格爷爷是开旧书铺的。

    宫肆算是兄弟里面和父母相处时间最长的,他在父母身边待到了岁,那个时候秋夏快要四岁了,还是什么事情也不懂的年纪。好吧,其实他自己也是。

    察觉儿子已经耽误了上学的年纪,那对没心没肺的爸妈一合计,当时就给他准备了一个行李箱,然后就委托熟悉的快递公司把他送回老家了。

    当时据说大伯在家,他是被委托给大伯的,谁知等他回来的时候大伯已经离开家了,想也知道,能有这么没心没肺的弟弟,大伯的心肺估计也多不到哪里去。

    坐在比自己还高的行李箱上,宫肆心里吐着槽。

    那个时候的他表面看起来一脸凶悍←他天生一对菜刀眼,他也没觉得自己哪里可怜,不过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个小可怜。

    被父母抛弃了的小可怜。

    最后还是荣格爷爷接纳了他,把他领回了家。

    这个家倒不是外人家,正是宫肆他们家的祖宅。

    原本大伯是住在这里的,后来出门前把房子租给了荣格爷爷,所以就变成了荣格爷爷住在那里,荣格爷爷还把外间的一间房开成了旧书店。

    荣格爷爷和他们非亲非故,按理说对他没有照顾义务,不过他不但接纳了宫肆,还接纳了秋夏。

    ↓

    就在宫肆回家后没多久,连半年都没有,一脸倔强的秋夏就被同一家快递宫肆寄回老家了,附赠同款行李箱一个。

    看到大哥的瞬间,一向安静的秋夏哇哇大哭了。

    跟在那对夫妻身边,秋夏这是受了多大委屈啊——一边把脏兮兮的秋夏从行李箱上抱下来,宫肆一边发愁接下来要怎么办。

    可是他才岁,又能怎么办?

    最后只能抱着秋夏朝荣格爷爷卖萌去了。

    宫肆自己必然是不萌的,可是秋夏萌啊~于是荣格爷爷又收下了秋夏。

    没有父母的日子,宫肆和秋夏在荣格爷爷身边快乐的成长着。

    宫肆有时候会想:大概有人天生就适合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生活吧?比如他的父母,只有在那种生活,他们才能找到自己的乐,要不然怎么会不回来呢?

    而他大概就是天生习惯安定的人。

    只一年宫肆就把镇上的全部人认全了,冷水镇小人员也少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